<ruby id="9t55p"></ruby>
    <p id="9t55p"><mark id="9t55p"><thead id="9t55p"></thead></mark></p>

        <track id="9t55p"><ruby id="9t55p"></ruby></track>

          <ruby id="9t55p"></ruby>

          頂點小說網

          登陸 注冊

          首頁 > 《紅龍》小說(跪求天之熾2女武神第一章到最新章節)最新章節列表

          《紅龍》小說(跪求天之熾2女武神第一章到最新章節)

          《紅龍》小說(跪求天之熾2女武神第一章到最新章節)

          作者:曬鵝

          類別:穿越小說

          狀態:連載中

          最后更新:2024-05-24 20:32:33

          夕陽向著巍峨的王屋山墜落,平原之上洛水奔流,河面跳動著魚鱗般的金光。山路到這里就斷絕了,騎兵們集體下馬,牽著夔龍馬走完剩下的路。身高接近2.5米的夔龍馬,在平原上沖鋒的時候是堪稱血肉戰車的怪物,走這樣的山路卻令它們痛苦不堪。但楚舜華的那匹“
          簡介: 夕陽向著巍峨的王屋山墜落,平原之上洛水奔流,河面跳動著魚鱗般的金光。山路到這里就斷絕了,騎兵們集體下馬,牽著夔龍馬走完剩下的路。身高接近2.5米的夔龍馬,在平原上沖鋒的時候是堪稱血肉戰車的怪物,走這樣的山路卻令它們痛苦不堪。但楚舜華的那匹“

          展開»

          正文

          夕陽向著巍峨的王屋山墜落,平原之上洛水奔流,河面跳動著魚鱗般的金光。

          山路到這里就斷絕了,騎兵們集體下馬,牽著夔龍馬走完剩下的路。身高接近2.5米的夔龍馬,在平原上沖鋒的時候是堪稱血肉戰車的怪物,走這樣的山路卻令它們痛苦不堪。但楚舜華的那匹“朱砂”走在最前面,它的臣民們便也只有咬著牙跟上。朱砂是這群夔龍馬中的王者,多數的夔龍馬都是烏鐵般的青黑色,但朱砂恰如其名,紅如朱砂,奔行起來仿佛流火。

          雖說夔龍馬長于短距離沖刺卻并不勝任日夜兼程,但以朱砂的神駿,楚舜華從前線返回夏國的都城“洛邑”也只需要不到十天的時間。

          十天的路程,楚舜華足足走了四個月。

          一路上他經過了夏帝國的各個屬國和行省。夏帝國幅員遼闊,遠不是西方國家能比的,它有多達37個行省和大約20個屬國。這些屬國的數量是持續變化的,因為夏皇并不要求屬國為他納稅,只要求他們通過進貢來表達忠心。有些屬國地處偏遠,派遣使團的成本太高,有時候幾年不貢,有些屬國內亂起來,也是幾年不貢,這段“不貢”的時間里它們還算不算屬國就很難說了。夏皇通常也不會因為屬國不貢就勃然大怒,等個幾年覺得它們老不進貢會有損上國的威儀,就派使者前去責問一下,通常朝貢立刻就恢復了,夏國依舊維持著上國的體面,皇帝陛下欣然自得。

          對于大夏龍雀的來訪,屬國君主和行省總督莫不戰戰兢兢。對于這位迅猛崛起的公爵,夏國內部也是眾說紛紜,固然有人贊嘆說天賜楚舜華給帝國,擋住了西方人的狼子野心,也有人暗中說楚舜華這種無父無君之人,功高震主剛愎自用,只怕早晚淪為亂臣賊子。

          而金倫加隧道的爭奪戰,堪稱楚舜華迄今以來最大的賭博。這場奇襲調用了夏國最精銳的東海艦隊,和皇室直轄的中央軍,保守派的大臣甚至皇帝陛下本人都勸楚舜華三思而后行,但楚舜華淡然地一意孤行了。他若贏下這場仗,聲威還會繼續上升,若是失敗,那他最好以身殉國。

          據說決戰前夜,朝中開了一場大大的賭局,賭楚舜華的生死,賭他死的人占了八成。劣勢是很明顯的,盡管夏軍的軍勢幾倍于十字禁衛軍,而且擁有夔龍馬騎兵、機械弩部隊和不朽者這三大籌碼,但想要撼動鋼鐵武裝起來的西方人還是太難太難,之前的戰爭中,西方人的連射銃、長程火炮和甲胄騎士殺寒了夏軍的膽。

          看起來這次龍雀是得死了,死在他的剛愎自用上。原本就該這樣嘛,神話中說龍雀一旦起飛就再不降落,直到它死的那一天,巨大的身軀破云而落,墜落在蒼茫大海上,激起滔天的狂潮。楚舜華十六歲開始掌握大權,年紀輕輕就已經翱翔了接近十年,也該墜落了…

          可誰曾料想教皇國內部出現異變,熾天騎士團團長叛變,天命再次眷顧了楚舜華,讓他炸毀了金倫加隧道,切斷了東西方之間的鐵路線。

          那些賭楚舜華死的大臣們惶恐不安,屬國君主和行省總督也惶恐不安,猶豫著接下來該怎么站隊,就在這個時候,楚舜華帶著不超過一百騎重甲騎兵過境,而他的數萬大軍卻乘坐東海艦隊的巨艦走海路回國。

          所有的君主和總督都在片刻的猶豫后做出了正確的決定,他們親自帶領儀仗隊,迎接這位遠道回國的英雄,唱誦他的豐功偉績。不是沒有人希望楚舜華死在歸國之路上,但他們只敢想而不敢做。

          而反對楚舜華的皇室重臣們也無話可說了,他們本來還準備在楚舜華歸國的時候和他展開“廷辯”,就是當著皇帝陛下的面辯論,爭論這場戰爭到底是贏了還是輸了,雖然拿下了金倫加隧道,可中央軍死傷超過70%,說是慘勝固然可以,說是楚舜華禍國殃民也未必不行。但楚舜華在還在千里之外,消息卻通過電報不斷地傳回洛邑,盡是某國君主盛贊楚舜華公爵真乃天將雄才,某位總督含淚擁抱公爵殿下,稱他真乃皇朝的鐵壁和長矛…感覺是確實是國門為了楚舜華次第而開,萬千百姓為英雄的到來而奔走相告??雌饋怼巴⑥q”是沒用了,楚舜華一路行來,半個帝國都對他匍匐行禮。

          甚至沒人知道楚舜華的預定路線,或者公爵殿下根本沒有預定路線,而是以“溜達”之心走到哪算哪,搞得附近的行政長官都戰戰兢兢,提早準備好凱旋盛宴,生怕日落的時候忽然傳來公爵殿下的騎兵隊正在進城的消息。

          此刻,這支騎兵隊終于接近了帝都,因為是從王屋山中的古道穿行,所以沒有驚動沿路的行政長官。

          按照常規,楚舜華應該把護衛騎兵全部留在城外,自己放馬緩行,入宮面見他的皇帝弟弟,唱誦些吾皇神威庇護、臣得勝歸來的老腔調,但楚舜華卻從一條不知名的小路登山,倒似游山玩水的閑人。

          穿越一片茂密的闊葉林之后,平緩的山坡忽然出現在騎兵們面前,再往前就是懸崖了,懸崖下就是河洛平原,綿密的水路網中央,是氣勢恢弘的東方古城“洛邑”。

          三千年之前人類就在此定居,之后歷朝歷代這里都是東方的中心,它擁有“中京”、“洛京”、“王京”等很多名字,幾乎每個名字都彰顯著它天下之都的地位。直到前任夏皇,也就是楚舜華的父親,將它改名為“洛邑”。

          洛邑是個低調的名字,有點配不上帝都,但那個男人偏偏喜歡低調的東西,他說有一天河會干、城會朽、人也會流散,無論它曾經有過多么顯赫的名字,既然總有沒落的一天,不如當初起名字的時候便不要那么驕狂。

          他平生唯一做的一件高調的事情就是和星見相愛,生下了楚舜華這個帝國長子,同時也是帝國孽子。這是嚴重違背宗廟原則的行為,即使他是皇帝也不能寬容,這件事暴露出來之后,在幾乎所有皇室成員和大臣們的彈劾下,那位皇帝選擇了遜位。

          幾個月之后傳出他病重而死的消息,幾乎是差不多的時候,那位前任星見也死在了太廟的井里,根據宗廟的規矩,犯錯的巫女都會被投入枯井,在那里懺悔直到死去,永無開釋的一天。他們沒有資格葬入皇室的墓地,因為不配享用后世子孫的祭奠。

          他們葬在哪里是個謎,沒有任何一本書記錄這件事,這才是皇室希望看到的,最好那個不配當皇帝的皇帝和不配當星見的星見根本沒出現過才好。

          此刻這個謎揭曉了,巨大的夕陽就懸掛在懸崖的正前方,坡地上是一片墓地,墓地里都是黑色的四方柱,大理石質地,僅僅是磨光和刻字,除此之外什么裝飾都沒有。墓地的正中央,并立著兩根最為高大的四方柱,上面雕刻著那位皇帝和那位星見的名字。

          楚舜華點燃六支白檀香,吹滅之后,插了三支在父親的墓碑前,三支在目前的墓碑前。

          他換上了白色的古服。夏國的古服是輕袍緩帶,廣袖高冠,女性則有名目繁多的絲質長裙,莊重場合穿黑紅二色有夔雷暗紋的,聚會場合則穿天青的、絳紅的、暈染如晚霞的輕裙,西方的設計風格已經開始影響夏國人的衣著,貴族少女們也會裸露出手臂、肩膀和小腿的肌膚,穿著高跟鞋子,而貴族男子則經常穿類似西式禮服的外衣,只不過花紋仍是東方式的。楚舜華是新派人物,衣著也一直都是西式的,下屬們也是第一次見他穿上古服,那身古服是白麻的質地,配黑色的高冠,剪裁簡單,裹身之后用腰帶一扎,但穿在楚舜華身上倒分外貼合,好似他就是為古服而生的。

          “父親,母親,這次兒子又是戰勝歸來?!彼麊蜗ス蛳?,“可惜太多人都沒法跟我一起回來了?!?/p>

          他的身后,整整一百名重甲騎兵也是單膝跪地。

          他們中年紀最長的人追隨楚舜華已經接近十年了,他們的很多朋友也埋葬在這里,很難想像的是楚舜華身居高位,直接效忠于他的人數以千計,可他竟然能記住每個人的名字。每當他失去一個人,他就在這里添加一根黑色的四方柱,這里很難抵達,帝都中沒有其他人知道這片墓地,而楚舜華自己只要略略仰頭看向地平線上崔巍的王屋山,便能以目光遙祭他的父母和友人。

          這種儀式化的東西不斷地強化著楚舜華的核心班底,他們精銳、忠誠、令人敬而遠之。帝都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如果你與龍雀為敵,那么絕不要錄用曾經為龍雀工作過的人,即使你給那人再好的待遇,費盡心思籠絡他,你最終都會發現那人是龍雀派來殺你的。

          因為龍雀的下屬,根本不可能背叛!

          “我已經很疲倦了,”楚舜華又說,“但新時代,還很遙遠啊?!?/p>

          他極少流露出這疲憊的一面,很多人甚至誤以為他是不會疲憊的。

          他擦盡了父母墓碑上的灰塵,轉身來到另一根大理石方柱前。在這片墓地中,唯有這根方柱是用白色大理石磨制而成,上面一片空白,沒有寫名字。楚舜華在這根方柱前也插下了三根線香,無風的天氣,香煙筆直地上升,仿佛透過它能跟那遠在天上的人說話。望向這根方柱的時候,楚舜華的目光有些迷離。他的下屬們也都不知道那根方柱代表誰,想來應該是個女孩,因為那大理石晶瑩而堅硬,令人感覺是什么能夠配得上大夏龍雀的女孩。最初這里就只有兩根黑色方柱和一根白色方柱,這么說來的話,早在踏上戰場之前,楚舜華就失去了他這一生中所有重要的人。

          以大夏龍雀的地位,想他死的人固然不少,想用姻親跟他捆在一起的人也不少,帝都名媛、各國公主的照片和畫像流水般送進公爵府,這一路上甚至有幾位年紀相當的公主親自出面款待這位國之英雄,為了引得他情動,衣裙輕薄鶯聲燕語。以一國公主的身份,卻不惜走歌姬舞女的路子,以美色誘之。

          這些傾國傾城之色到了楚舜華這里都如墜深淵,楚舜華喝酒、交談、微笑,神凝氣聚,巍然不動。

          “真是迷惑人啊…”楚舜華輕聲說著,彎下腰,把額頭放在白色方柱的頂上。好像那晶瑩而堅硬的女孩還坐在那里,雙手抱膝,默默地看著他,他們額頭相抵。

          騎兵們卸下馬背上扛著的黑色方柱,把它們“種植”在墓園的周圍,這樣一來墓園的面積又擴大了。他們并未從前方帶回這些人的骨灰,因為戰死者太多了,根本來不及一一舉行火葬的儀式,集中焚燒后他們得到了數以噸計的骨灰,所有骨灰都被撒入大海。

          楚舜華漫步在墓園中,手持一支短笛。他在不同的方柱前駐足,凝視那些名字,吹著漫漫的長音。曲子并不哀傷,只是有些孤獨?;馃愕耐硐间佁焐w地地降下,在他白色的背影旁鍍上了一層金邊。

          最后他來到朱砂的面前,解下它的面甲,輕輕地撫摸著這匹神駿公馬的額頭。一發子彈打穿面甲后接著洞穿了這匹夔龍馬的腦顱,它幸運地活了下來,但額頭上永遠都帶著那個可怕的彈洞。這匹兇獸般的戰馬的眼睛是血紅色的,唯有在楚舜華的面前會流露出溫順的一面,不停地舔著主人的手。

          這個習慣其實是因為楚舜華知道它的小秘密,誰也不會想到這匹馬王會喜歡吃糖塊,所以楚舜華經常都會在手心里捏著糖塊。但今天楚舜華的手心里沒有糖,只有一柄鋒利的小刀。

          他用小刀割開鐵甲之間的皮帶,把朱砂身上的重甲一件件地卸了下來。最后是馬鞍,造型特殊的馬鞍下方藏著成排的銀管,每根銀管都是手指粗細,所有銀管都引出一根銀線,銀線匯聚之后連接到一枚銀色的針頭,它深深地埋進朱砂的脊椎骨深處。

          西方人一直疑惑風部隊怎么培育出夔龍馬這種奇異的戰馬來的,魁偉、沉重而又體力旺盛,能夠扛著上百公斤的鐵甲狂奔,正面撞擊戰車的話,戰車都有可能傾翻。如果不是因為有夔龍馬這種怪獸級的戰馬,甲胄騎士突破防線的時候會更加輕松。

          其實秘密大半都在這里了,這種馬的馬種確實特殊,但旺盛的體力是靠馬鞍中的興奮劑提供的。興奮劑瘋狂地汲取它們的體能,令它們不知疲倦,直到戰死。從某種意義上說,夔龍馬也是戰車,燃燒生命的戰車。多數馬匹在良好的照顧下能活50年,而夔龍馬的極限只是20年。

          “這些年辛苦你,”楚舜華拍拍朱砂的頭,“是時候讓你自由地奔跑了?!?/p>

          可朱砂根本沒有離去的意思,作為精良的戰馬,它的習慣就是服從主人的命令。它仍舊舔著楚舜華的手,期待著那塊并不存在的糖塊。

          楚舜華忽然一刀扎在朱砂的頸部,跟著橫割。這一刀極穩也極狠,雖然這種小刀對于朱砂這種2.5米高的超級戰馬來說絕非致命武器,但瞬間襲來的劇烈疼痛喚醒了這匹公馬的兇性,它前蹄高高揚起,差點就要對著楚舜華踩下。但最后一刻,這匹畜生再度意識到那是它的主人,馬蹄旁落,它緩緩地退后,瞪視著楚舜華,紅色的馬眼中透著迷茫和驚恐。它不明白自己為何受傷害,它今天一直很馴服,它本該得到一塊糖。

          這時騎兵們已經卸下了其他夔龍馬身上的鎧甲,它們本能地聚集在朱砂背后,因為朱砂是它們的王。

          楚舜華伸出右手,立刻有人將沉重的連射銃遞到他手上,這是金倫加隧道那一戰的戰利品。連射銃吼叫起來,密集的子彈打在朱砂身前,泥土濺到兩米多高。牲畜對于火焰、噪音的恐懼同時被喚醒,朱砂驚得跳起,狂奔著去向山坡的另一頭。

          連射銃始終壓在馬群的頭頂上方射擊,朱砂幾次停步,卻一次又一次地被驅逐,直到楚舜華打空了子彈,這時朱砂它們已經越過一條深溝,站在了另一片山坡上。駿馬們和它們的主人隔著深溝對視,巨大的夕陽緩緩墜落。

          冒煙的槍口仍舊指著朱砂,楚舜華的臉上全無表情。朱砂的眼睛里,迷茫和驚恐被憤怒取代了,野性被激發出來,它大力地踩踏著地面,向楚舜華示威。然后它發出一聲嘹亮的長嘶,帶領它的族群掉頭離去,晚霞之下它們的背脊仿佛起伏的群山。

          “去遠方吧,去人類無法捕獲你的遠方?!背慈A扔下連射銃,嘴角浮起一絲淡淡的笑,“人類…都是些壞東西?!?/p>

          “殿下,這可是我們最后剩下的夔龍馬了,趕走了它們,要建立新的馬群可不容易?!彬T兵隊長上前幾步,和楚舜華并肩而立。

          “你們全新的戰馬和刀劍已經在那座城市里準備好了,”楚舜華指向懸崖之下的帝都,“現在,全速行軍!太陽落山之前,我要入宮面君!”

          風忽如其來,吹動他素白的長袍。

          王屋之巔,白衣臨世!

          星歷1888年,馬斯頓公國。

          那場世界級戰爭已經進行了四年,僅有少數國家得以置身事外,馬斯頓就是其中之一。

          馬斯頓是個中立國,很小的中立國,只有一座城市,城市的名字也叫馬斯頓。

          最初馬斯頓屬于西方世界,它的最高領袖是世襲的馬斯頓公爵。但前任公爵發現自己擁有的這座城市恰恰位于東西方之間,是四面八方交通往來的要道,便果斷地宣布馬斯頓脫離以教皇國為軸心的西方國家聯盟,成為中立的商業國。

          西方世界對此倒也并不很反對,畢竟中立的商業口岸對各方都有好處,即使現在東西方之間正在交戰,西方貴族對東方的茶葉、煙草和瓷器還是非??是蟮?,這些都需要通過中立城市的黑市貿易來獲得。

          月亮升上了樹梢,上校搬了把小椅子,在自己的店門口坐下,點燃一支煙,倒上一杯劣質的白蘭地,享受著下班后的慵懶時光。

          沒人知道上校的真名,據說他曾是一位響當當的海軍上校,后來在一場戰爭中失去了左臂,無奈地退出了軍界,來到馬斯頓的下城區,開了這間機械修理店,也販賣一些古董機械。

          馬斯頓分上城區和下城區,貴族們多半居住在上城區,下城區是平民區和商業區。即使在下城區,這條名為石柱街的小街也不算繁華地段,街面上的房子很破,后街的小巷如蛛網般縱橫交錯。

          這是藏污納垢之所,娼妓們在街面上的房子里招攬客人,持刀的小混混在后街小巷里搶劫客人,形成了完美的商業鏈。

          開在這里的機械修理店當然門可羅雀,可上校對這清貧的生活倒也沒什么抱怨,他守著那些黃銅軸承和秘銀齒輪,有活兒就做做,沒活兒就休息。

          黑色的禮車從長街盡頭開來,準確地停在了上校的店門口,制服筆挺的司機恭恭敬敬地拉開車門,車里探出一只穿著白襪黑鞋的腳。那只鞋亮的如同鏡面,一塵不染。

          上校急忙起身迎客,乘禮車來的客人可不能怠慢。自從教皇國的機械師們研究出蒸汽技術,大型蒸汽機已經不稀罕了,可蒸汽機的小型化還是項保密技術,禮車必須安裝小型蒸汽機,因此極其昂貴,乘坐禮車的人也理所當然的非富即貴。

          貴客是個神奇的少年,不過十七八歲年紀,雪白的袖口、深紅色的繡金外套、黑色的羊毛大衣,淡金色的頭發梳得一絲不茍,只是沒戴家徽戒指,所以不能確定是哪家的少爺。

          年少英俊,家室高貴,當然有資格飛揚跋扈,這個少年也不例外,他輕輕一彈指,一道雪亮的銀光飛向上校。

          上校眼疾手快一把接過,那是一枚銀幣,背后有美第奇家族的“蛇發美人”家徽,真正的硬通貨。

          “親愛的小少爺,歡迎光臨小店,我能為你做些什么呢?”上校扶了扶夾在鼻梁上的單片眼鏡,點頭哈腰。

          “想看點有趣的東西!”少年有意無意地掀開外套,露出捆在腰上的牛皮錢袋,眉間眼角透著一股睥睨之氣,“可別拿些古董座鐘來糊弄我啊,小爺不是來看破爛的!”

          “哎呦我的小少爺,這可是機械修理店啊,不是皇室珠寶店,最值錢的東西也就是幾臺古董座鐘了?!鄙闲M崎_店門,“請請,進店再說!”

          “你就裝吧!”小少爺冷哼一聲,昂首闊步地進店?!艾F在他也還是不會讓我死的,他甚至會宣布要立我為他的皇妃。我的父親已經死了,我是錫蘭最后的王女,他娶到我,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占有錫蘭?!蓖跖粗泻⒀g的佩劍,又看看自己手腕的鐐銬,“所以,你能殺了我么?我動不了,我連殺死自己都做不到?!?/p>

          男孩沉默了很久:“很遺憾,我不能殺死你。您是新羅馬皇帝的擁有物,作為教皇國的軍人,我無權決定您的生死。我如果那樣做的話,會影響到教皇國和新羅馬帝國間的外交關系,我自己也會上軍事法庭?!?/p>

          王女的眼中流露出了遺憾的神色,那種遺憾是那么的可怕,簡直叫人心碎,可她什么都沒說。

          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超出了她的預料,男孩抓過她的手,從口袋里摸出一柄古銅色的鑰匙。那是一把萬能鑰匙,由技藝高超的鎖匠打造,各種形狀的齒搭配組合,能夠打開全世界九成以上的鎖。男孩沒費多大力氣就打開了王女手上的鐐銬。

          “胳膊還有力氣對吧?您背后不遠處就是窗臺,”他低聲說,“那個皇妃和皇帝相望的窗臺?!?/p>

          他俯下身,輕輕地吻王女的面頰。這本是貴族之間很常見的告別禮,但他沾到了王女臉上溫暖的眼淚,動作微微僵硬了一下。王女也努力地抬頭回吻他,她的嘴唇那么柔軟,那個吻里帶著遙遠的、連環般的芬芳。

          “不要太孤獨啊?!蓖跖p聲說。

          男孩一怔,仿佛聽到了自己心底傳來什么東西破碎的聲音,他緩步退后,然后忽然轉身大步離去,沒入陽光照不到的黑暗里。

          “真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孩子,小小年紀就那么沒禮貌,公爵和公爵夫人見了我們也會打個招呼什么的?!被始倚l士們低聲議論著那個穿軍服的男孩。

          “看那身軍服是教皇國來的大人物呢!沒準是熾天軍團的人。據說是靠著他們的幫助我們才順利地滅掉了錫蘭國,這種上賓皇帝陛下都得禮遇,他憑什么跟你打招呼?別小看他小小年紀,肩上就已經掛少校軍銜了,家里肯定是什么大貴族。這種人將來還不得當總督???”

          “總督?總督就能滿足他么?我看他沒準是哪國的王子,將來沒準是一國之王呢!要不然皇帝陛下怎么會開恩讓他去見塔上的那個女人?”

          “說起來真是個叫人心癢癢的漂亮女人,要是她還完好無損,我在外面干站著,里面卻沒個男人陪他她,我可真忍不??!可惜被皇帝陛下給廢了?!?/p>

          “可不是么?那天晚上我都聽見了,跟打鐵似的,啪啪啪地一根根骨頭碎掉,偏偏聽不見一聲哀叫,據說是皇帝陛下用軟木把她的嘴塞住了。不過你別癡心妄想了,那種女人是你能碰的么?據說皇帝陛下會娶她呢,娶了她,我們對錫蘭國的占領就有理由了?!?/p>

          腳步聲由圣女塔深處快速逼近,衛士們急忙終止了議論,昂首挺胸站的筆直。男孩從他們身邊掠過,目視前方面無表情。司機趕快拉開了禮車的車門。

          就在他從拱門下走出的瞬間,頭頂的陽光仿佛黯淡了一瞬,衛士長扭頭看向天空,以為天陰了,卻看到一襲紅裙伴著無數楓葉在空中飛舞,遮蔽了陽光。那個人形落地的時候發出了沉悶的聲音。男孩的眼角微微抽搐,但沒有停步。

          等衛士們反應過來,白皙如玉的王女正躺在圣女塔下的白色廣場上,躺在如火紅裙和漸漸蔓延開來的血泊中??伤哪樕暇谷粠е唤z笑容,誰都不敢相信一個將死的人會笑得那么美。

          “站??!”衛士長怒吼,同時一排槍托,背在身后的長火銃滑入手中,槍口直指男孩的背影,“你在上面做了什么?”

          楔子紅龍的誕生

          楔子紅龍的誕生

          星歷1876年,教皇國北部,克里特島。

          這座島嶼位于地中海的北部,終年沐浴在溫暖的海風中,溫度變化不超過十度。在舊羅馬時代,這里是皇帝的夏季避暑勝地,如今它是教皇國的23個省中位置最北的一個。

          島上唯一的城市就叫克里特,城市不大不小,仍舊保持著舊羅馬時代的風貌,民風說得上淳樸。

          城市的北端有一座初等學校,名叫諾丁山初等學校。

          它由教廷出資興建,學費低廉,教師多半由島上的牧師和修女兼任。學生們在這里能學到基礎的語言、數學、地理、歷史和神學,有興趣的孩子還能選修物理、化學和機械學的入門級課程。畢業之后他們可以選擇去翡冷翠的的高等學校進修,但很少有人這么做??死锾氐纳钐惨萘?,會寫字算數的人在這里都能過上不錯的生活,何必那么辛苦呢?

          島上的人也很少外出,翡冷翠對他們而言簡直是另外一個世界。翡冷翠發生了什么事,跟克里特一點關系都沒有。

          午后,學生們聚集在小教堂里,七嘴八舌地議論著。陽光透過拼花玻璃窗灑下來,化作一場顏色紛繁的光雨。

          他們圍繞著一座青銅外殼的古鐘,那是諾丁山初等學校里最重要的計時工具,什么時候上課什么時候下課,都由這臺大鐘說了算。幾十年來大鐘一直恪盡職守,直到今天,它出了問題。

          今天早晨,學生們端坐課堂里等著上課,可總也聽不見鐘聲響起,老師們去教堂里查看,才發現古鐘停在了早上六點鐘。發條盒是滿的,內部的零件仍在轉動,但只是發出咯嘣咯嘣的響聲,時針分針來回顫動——鐘壞了。

          這種事要是發生在翡冷翠,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兒,翡冷翠根本就是一座機械之城,機械師賤如狗,往人群里放一炮能炸死七八個,可在克里特,人們還像一個世紀以前那樣看著太陽估算時間,很少有懂鐘表的人。老師們實在找不到人來維修,就想著自己把鐘拆開來看看,一下子麻煩就更大了,他們把各式各樣的零件拆了下來,可再也裝不回去了…

          整個上午老師們都愁眉苦臉的,在這間經費很有限的初等學校里,一臺青銅鐘算是很值錢的家當了,它甚至算得上一件古董,這可怎么對負責給這座學校撥款的教廷官員交待呢?

          學生們倒是滿心歡喜,想著是不是鐘停了就可以不上課了,他們已經想好了下午去哪里玩,這時一個個頭不高的男孩走到歷史老師莉諾雅修女面前,低聲說如果您允許的話,我可以試著修修。

          莉諾雅愛憐地摸摸那孩子的腦袋說,“西澤爾,你想幫忙我很高興,可這真的不是你們小孩子能做的事,去課桌上趴著睡個午覺吧?!?/p>

          那個男孩名叫西澤爾,今年才七歲,不是克里特本地人。五歲那年,他和母親乘船來到克里特,長期租住在城里的一間旅館,有個小他三歲的妹妹。

          因為長期跟外界隔絕,克里特人很淳樸,但也有點排外。這里的男孩女孩都是青梅竹馬,還在牙牙學語的時候就互相認識,忽然有個外地來的男孩插在他們中間,大家都很不習慣,也都不喜歡他。而且這個男孩似乎接受過學前教育,從入學以來就是第一名,說起話來用詞頗為考究,就像那些教廷派來巡查的官員似的,這就越發讓他找人嫌了。

          可莉諾雅還是蠻喜歡這個男孩的,因為她知道這個男孩私下里做過多少事情想跟當地的孩子建立友誼。

          他家里似乎有些錢,所以第一次來上學的時候就給大家準備了禮物,一大包精美的巧克力糖,在克里特島,巧克力糖被看作只有有錢人才能吃得起的高級食品。但這個舉動并沒能讓大家喜歡他,吃完巧克力糖之后,男孩們舔著嘴唇,不屑地說,外地少爺的臭架子!

          學校要求學生們在課后清掃地面和黑板,但頑皮的男孩們總是隨便糊弄一下就溜了,老師們為此非常生氣。但從某個時間開始他們發覺地面和黑板忽然干凈起來了,他們覺得這是學生們開竅了,懂得勞動是種美德了??蓪嶋H上男孩們依然故我,有時候快速地糊弄一下就跑,有時候揮舞著拖把在課堂里玩一陣子打仗游戲就跑,他們走后,外地來的男孩西澤爾默默地打一桶水來,幫他們把殘局收拾了。發現了這個秘密之后,老師們當然是大大地表揚了西澤爾一番,試圖以他為男孩們的榜樣,可這一來,男孩們對他的敵意就更重了。

          他還有很多地方不討人喜歡,比如他不像本地男孩那樣欺負女孩子,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們情竇初開,卻又羞澀,總是用欺負女孩表示自己在關注對方,往她們頭上丟紙團,悄悄地將她們的頭發打結,可西澤爾卻會給女孩們拉開門,讓她們先走,對她們說請,就像一個小小的紳士;再比如他竟然糾正了語言教師不太地道的發音…那位語言教師是位很虔誠的修士,自學成才,寫得一手好書法,問題是之前他在極北的高寒地帶放羊,一年見不到幾個活人,也就沒人陪他練習發音,說起來話來總有點咩咩咩的感覺…這也理所當然地被看作外地少爺的臭架子了。

          莉諾雅看得出他很想跟大家玩,可放學之后大家瘋跑著互相追逐,從他身邊呼嘯而過,沒有一個人哪怕多看他一眼,最后只剩他獨自走在灑滿夕陽的小路上,低著頭,像只離群的小羊。

          莉諾雅還知道他的一些秘密。

          入學的第一年,按照校規孩子們都要住校,好培養他們的團體觀念。學校很小,并沒有多余的房子充當校舍,就把小床擺在教堂里,男孩睡在前廳,女孩睡在后廳,老師們每夜巡視兩次。那一年莉諾雅負責后半夜的巡視,前半夜的巡視是很頭疼的,男孩們都是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前半夜都在鬧騰,從一張床跳到另一張床,張牙舞爪,后半夜就很輕松了,他們鬧夠了也就睡了,而且睡得很沉。那張場景是很溫馨的,頗有些年頭的教堂里,白色的小床一張接著一張,孩子們攏著白色的棉被,睡在雕花玻璃窗下,微微張著小嘴…只有一個男孩例外,他雖然閉著眼睛,可眼球在眼皮下動來動去,莉諾雅靠得很近瞪著他看,他的呼吸就緊張起來,越來越快。

          第三百五十六章冒險、冒險(中)

          “不好?!蔽罪L立刻意識到了不妙,但她沒有后退,而是右腳閃電般飛起,踢向江楠楠倒下的嬌軀。

          橫滾!雙手輕搭。江楠楠就以一個側向的姿勢抓住了巫風踢出的右腿。

          換了別人,或許直接就回被巫風右腿上覆蓋的龍之火灼傷了,但江楠楠卻不會,憑借著玄玉手的強大,她根本就不需要有這樣的擔心。反倒是巫風,她只覺得江楠楠的雙手分別在自己膝蓋下方以及腳踝處一捏,她的右小腿就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

          巫風的性格一向強悍,面對這樣的情況,她沒有半分怯懦,反而是將左腿也踢了出去,直奔抓住自己右腿的江楠楠踢去,與此同時,她身上的第五魂環隨之亮起。再次就要身化紅龍,施展自己最強的魂技龍穿云。她不只是要憑借這個魂技擺脫江楠楠的糾纏,同時也要依靠這個魂技來力挽狂瀾。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江楠楠身上的第五魂環也亮了起來。

          就算兩人的實力一模一樣,但是,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江楠楠已經近身對手若是還給對手機會,那她又憑什么成為史萊克七怪之一呢?

          金光一閃,巫風踢出的左腿也被江楠楠抓住,緊接著,就在巫風第五魂技接近施展完成之前,一層金光延著她的雙腿向上蔓延。所過之處,巫風只覺得自己從下肢開始,迅速失去知覺。當那金光蔓延的超過了她小腹的時候,她只覺得魂力一泄,正在施展著的魂技被硬生生打斷了。下一刻,她整個人就已經摔倒在地。

          金光重新顯現出江楠楠的身影,正是她那第五魂技,柔骨鎖。巫風的魂力、身體已經被完全鎖定,徹底失去了戰斗的能力。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江楠楠自己也沒辦法繼續攻擊??蓪τ谒@樣的魂師來說,這就已經足夠了。只要她解除柔骨鎖,那么,她自身恢復戰力的速度一定會比巫風快得多。

          “江楠楠獲勝,第二關,冒險,通過?!睅椎澜鸸馔瑫r閃過,巫風、寧天紛紛歸位,先前在與江楠楠戰斗中身體產生的不適也立刻恢復了正常。而江楠楠則在原地消失,不知去向。

          毫無疑問的是,在這第二輪免試的三人之外,江楠楠已經成為了第一個憑借自身能力過關的人。她也讓巫風、寧天、朱露、戴華斌等人看到了彼此之間巨大的差距。這根本就是實力上的根本差距啊。對方只是七怪中被認為最弱的江楠楠,就憑借一己之力在一對二的情況下擊敗了最強輔助武魂七寶琉璃塔魂王寧天和紅龍魂王巫風的組合。

          盡管這里狹小的場地更利于江楠楠發揮,但毋庸置疑,她在整體實力上是必然要強過巫風和寧天任何一人的。

          十三去六,輪盤周圍,現在只剩下了七人。

          霍雨浩、王冬兒、王秋兒、巫風、朱露、寧天、戴華斌。

          冇輪盤恢復,一道金光亮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這一次,要接受輪盤冒險選擇的人,變成了戴華斌。

          輪盤旋轉,這一次停頓的卻是相當之快。戴華斌抽中的,是一個由兩柄長劍組成的符號。

          “擊敗對手,為通過考驗。這是雙向通關考核,對手擊敗你,也一樣可以通過考核。負者進入深度冒險?!?/p>

          話音一落,輪盤又化為金色,一道金光放射而出,這一次甚至連旋轉都沒有,就直接照耀在了朱露身上。

          果然是冒險??!不只是實力上的冒險,更是心靈的冒險。

          哪怕以戴華斌性格的剛硬,看到那金光選中的是朱露時,臉上表情也不由得變得極其苦澀。

          金光閃過,朱露出現在戴華斌面前,兩人就那么彼此對視著,彼此眼中,都充滿了復雜的光彩。

          尤其是朱露,看著面前的戴華斌,淚水一下就流了下來。嘴唇嗡動、顫抖著,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戴華斌輕嘆一聲,“露露,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沒有真正感受到自己內心的想法。我錯了。別的什么都不說了,如果能夠活著離開這里,我一定一心一意的愛你,從此心中再無他人。我認輸,我選擇深度冒險?!?/p>

          說完這句話,戴華斌竟然也流出了淚水。

          “不時時”朱露嘶聲大叫,但是,這一切卻都晚了。金光閃爍,戴華斌消失。

          “戴華斌認輸,朱露冒險通關?!?/p>

          “等一下,我不要通關,我要陪他去深度冒險。讓我去,讓我去……”朱露大叫著,哽咽的已經不似人聲。在武華斌選擇認輸,選擇不顧自己生命的去深度冒險時,她心中的一切怨念就都已經消失了。

          “你確定你要選擇深度冒險?如果你和戴華斌共同進行深度冒險的話,難度還要增加?!?/p>

          “我選擇深度冒險,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死在一起?!?/p>

          “好,成全你,朱露進行深度冒險?!苯鸸庖婚W,朱露也消失了。

          寂靜,輪盤內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那莫名的存在就像是消失了似的,半晌沒有吭聲。

          場內的一切,每個人都看在眼中,霍雨浩自然也是如此。他雖然不知道在戴華斌和朱露身上之前發生過什么。但是,當他看著戴華斌毅然決然的選擇了要以深度冒險為代價換取朱露的平安時。他的心,狠狠地揪動了。

          在他心中,戴華斌一直都是敵人,是仇人。他是害死媽媽的兇手??墒?,當他親眼看到戴華斌流露出的真性情時?;粲旰菩闹衅鋵嵏油纯?。

          如果戴華斌只是一個心性狠辣的家伙,那么,他也能毫無顧忌的在未來報仇??伤絹碓桨l現,在和伙伴們相處、在冬兒的愛情滋潤,以及在感受到世事變化之后,自己內心的仇恨已經逐漸淡化了許多。

          不!仇一定要報。是他,是他和他的母親。如果不是他們的迫害,媽媽怎么會死?

          內心之中最為脆弱的痛處被觸及,霍雨浩幾乎是下意識的心中就產生了強烈的反彈,雙拳不自覺的握緊。

          可是,在他堅定報仇之心的同時,戴華斌先前的表現卻依舊烙印在了他心中。

          金光終于又一次出現了,這次出現的,卻是在王秋兒身上,輪盤旋轉,霍雨浩激蕩的情緒也立刻被金光吸引了過去。他隱隱感覺到,無論王秋兒抽中的是什么,恐怕都會和自己有關。

          金光停頓,停在王秋兒腳下的,是曾經出現在江楠楠面前,那三個拳頭的符號。

          “擊敗被選中的兩個對手。獲勝,過關。失敗,進入深度冒險。對手獲勝,繼續輪盤資格,在之后的選擇中降低冒險難度。對手失敗,繼續輪盤,增加冒險難度?!?/p>

          兩道金光,同樣是沒有經過任何旋轉就落在了霍雨浩和王冬兒身上。光芒一閃,霍雨浩、王冬兒、王秋兒,三人就已經在場內重逢。

          三人面對,都不自覺的有種奇異的感受。

          王秋兒目光灼灼的看著霍雨浩,“來吧,你們兩個一起上。不許認輸。那是對我的蔑視。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在比賽上未能實現,就讓我們在這里實現吧?!?/p>

          霍雨浩嘆息一聲,“秋兒,你這又是何苦呢?”

          王秋兒只是道:“我一定會擊敗你的?!?/p>

          看著她那執著的眼神,霍雨浩仿佛看到了自己內冇心中那份對于仇恨的執著。心中不禁一軟,“好。既然你想與我一戰,那就來吧。但這是我們之間的戰斗,為了公平,也為了我的榮耀,不要冬兒參加。就是你對我,如何?”

          看著霍雨浩身上的人形魂導器,王秋兒冷聲道:“你就那么自信?”

          霍雨浩微微一笑,道:“你忘了言風是怎么死在我手中的嗎?冬兒?!币贿呎f著,他扭頭看向王冬兒。

          兩人目光相對,王冬兒微微一笑,向他點了點頭。雖然她不知道霍雨浩為什么要這么做,但在這個時候,她必須要支持自己的男人。她也能夠感受到王秋兒心中的那份執念,你執念從何而來?還不是來自于心中那份情感么?

          無論是輸是贏,就讓她發泄一下吧。至少,無論怎樣她都不會真正傷害到雨浩的。對于這一點,王冬兒很有自信。她轉身后退,走到了一旁觀戰。

          王秋兒看著霍雨浩,眼中光芒漸漸變得森寒起來,淡淡的道:“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和你再次對戰。我會全力以赴、毫不留情的。你知道我的性格,說出的話就絕不會改變。我也希望你能同樣全力以赴,這是對我的尊重?!?/p>

          霍雨浩的眼神也漸漸變得凝重了幾分,向她點了點頭。人形魂導器隨之閉合,將他自己完全保護在其中。

          即使是在有人形魂導器的幫助下,也不會有人覺得這場比賽霍雨浩占了什么便宜。不良于行的他,腿上的能力都無法發揮。在靈活性上肯定不能和正常時候相比。

          十年唐門,十日爆發,從今天開始,我將連續十天三更,送上這份心意,以感謝在過去十年來,一直支持著我、鼓勵著我的每一位唐門兄弟姐妹們。稍候,會有我的一個單章送土。我愛你們。

          龍的新娘

          txt全集小說附件已上傳到百度網盤,點擊免費下載:

          內容預覽:

          “你們務必要找到她,目前擁有紅龍□預言的女人?!鳖D了頓,矮胖男子壓低嗓音,補充道:“別忘了那個邪惡的巫師,絕不能讓他先一步找到她,這是你們的使命,也是我們唯一的希望。龍,祝你們成功?!闭Z畢,就讓人狠揍了一拳。

          很慘的一拳,那一拳讓他足足三個月下不了床。

          傳說中,在遙遠的東方有一道時間之門,能帶領人類優游于不同時空,穿梭在千百年的歷史洪流當中。如果你真能找得到它的話。

          臺北市近郊有一棟白屋。

          其實說它是白色的倒有些牽強,還不如說它是經過了歲月的洗禮,如今已成了斑駁的灰墻,雜草叢生的庭園像是已有幾百年沒人修剪過似的!每當凜冽的冬風一吹,那擁有悠久歷史的玻璃窗便吱吱作響,而那難得一見的古老煙囪口早布滿了灰塵,銹蝕的鐵門上卻仍掛著木制的牌子,上頭刻的字已模糊得辨識不清??吹贸鲞@是一棟年久失修的老屋。

          而且是棟傳說紛云的鬼屋!

          否則,以現在城市近郊的驚人地價而言,豈會空放著這兩層樓高的古老別墅不管,任由……

          熱門推薦
          天之熾紅龍的誕生   天之熾1紅龍的歸來在線閱讀   天之熾紅龍歸來百度百科   天之熾紅龍高清壁紙   天之熾紅龍狂舞之夜   天之熾紅龍的歸來漫畫免費閱讀   天之熾紅龍的機甲   天之熾之紅龍的歸來 小說   天之熾紅龍的歸來小說   天之熾1紅龍的歸來 小說   
          統計代碼
          大波大乳video巨大,欧美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欧美乱强伦xxxxx,国产日产欧美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