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9t55p"></ruby>
    <p id="9t55p"><mark id="9t55p"><thead id="9t55p"></thead></mark></p>

        <track id="9t55p"><ruby id="9t55p"></ruby></track>

          <ruby id="9t55p"></ruby>

          頂點小說網

          登陸 注冊

          首頁 > 《撼天》(執魔最新章節939章節)最新章節列表

          《撼天》(執魔最新章節939章節)

          《撼天》(執魔最新章節939章節)

          作者:斷刃天涯

          類別:科幻小說

          狀態:連載中

          最后更新:2024-05-24 21:34:50

          “道蠻第二關,開始!有滅神盾碎片守護,你想闖過此關,應該不難?!彪S著道蠻山一聲令下,天地間一切景色通通消失,好似有一雙無形之手,將世間一切通通抹去。只剩下無盡的黑暗。黑暗之中,寧凡孤零零浮在空中,目光微微一凝,“又是足以改天換地的神通么…第
          簡介: “道蠻第二關,開始!有滅神盾碎片守護,你想闖過此關,應該不難?!彪S著道蠻山一聲令下,天地間一切景色通通消失,好似有一雙無形之手,將世間一切通通抹去。只剩下無盡的黑暗。黑暗之中,寧凡孤零零浮在空中,目光微微一凝,“又是足以改天換地的神通么…第

          展開»

          正文

          “道蠻第二關,開始!有滅神盾碎片守護,你想闖過此關,應該不難?!?/p>

          隨著道蠻山一聲令下,天地間一切景色通通消失,好似有一雙無形之手,將世間一切通通抹去。

          只剩下無盡的黑暗。

          黑暗之中,寧凡孤零零浮在空中,目光微微一凝,“又是足以改天換地的神通么…第一關考驗意志,卻不知第二關考驗的是什么…”

          四周是無盡的黑暗,空氣有些潮堊濕,并有斷斷續續的滴水聲,從黑暗的盡頭傳來。

          滴答,滴答,滴答…

          此地一片死寂,唯有這滴水聲,分外清晰。

          這里的黑暗,以寧凡天人第二境的目力都無法看透。寧凡嘗試了一下,施展了幾種修真界通用的照明神通,最多也只能照亮方圓十丈而已,十丈之外,仍是無法看清。

          這里,便是道蠻第二關么…

          “夫蠻者,自然之始祖,萬域之大宗也。蠻生于山海,成道于自然,死后英堊靈歸山海,九山八海一方界,天地輪回掌中開...”

          一聲聲仿佛來自遠古的誦經聲,忽然響起,便在這一刻,寧凡的身體竟無法保持懸空,身體一輕,朝下方的黑暗驟然下墜。

          “此地好強的禁空之力!”寧凡心中微微一凜。

          身體下墜的同時,更是從四周察覺到數道似有若無的殺機。沒有任何猶豫,寧凡立刻一催滅神盾碎片,在身體外幻化出滅神巨人之影。

          下一個瞬間,便有數道小山一般巨大的黑影,重重撞在了滅神巨人之上,巨力傳開,撼天動地!

          轟,轟,轟!

          四周太過黑暗,根本看不清撞上來的東西是什么。

          寧凡神情動容,那些暗影的撞擊之力,絕對可以媲美萬古仙尊的攻擊了,擁有著毀天滅地的威能,若非他內心警惕,及時召出滅神巨人守護,定然會被那些暗影重創!

          這道蠻第二關,果然步步兇險,不可疏忽大意。

          那些暗影一擊不中,各個怒吼沖天,繼續攻擊滅神巨人,卻無法傷到巨人體內的寧凡半分。

          寧凡一直在下墜,那些暗影也在一直追擊,越下墜,四周的黑暗氣息便越濃。

          當四周的黑暗氣息濃烈到一定程度以后,那些暗影竟再也不敢追擊寧凡了,似乎忌憚著什么一般,不敢靠近。

          四周漸漸安靜起來,寧凡仍在下墜,不知墜落了多久,終于落到地面之上,有了立足之地。

          在他成功降落之后,那禁空之力也隨之消失,耳邊的滴水聲則更加清晰。

          滴答,滴答,滴答…

          腳下,是巖石一般冷硬的土地,耳邊,是忽近忽遠的滴水聲。

          寧凡再一次施展照明術,卻發現只足以照亮丈余范圍。此地的黑暗氣息更強了,不容任何堊光芒存在。

          約略感知了一下,這黑暗大地上,似乎只有他一道氣息,沒有其他生物存在。

          沒有其他生物,不代表沒有危險。寧凡沒有放松警惕,而是在原地等待了許久。直到體內法力隱隱不足以支撐滅神盾的消耗,才試探性地收回滅神巨影。

          收起滅神巨影后,寧凡仍未受到任何攻擊,此地似乎很安全,沒有那種充滿攻擊性的暗影存在。

          這道蠻第二關,與他想象中大為不同。該如何闖過這一關,寧凡沒有任何頭緒。

          “十七日!若你能在此地撐上十七日,便算過關。若你能走出此地,同樣可以過關!”

          “你有滅神盾守護,即便無法走出此地,在此地撐上十七日還是很容易的。只是若有可能,老夫還是希望看到你走出此地的一幕?!?/p>

          道蠻山的聲音,適時響起。

          這便是闖過第二關的辦法么…寧凡微微沉吟起來。

          片刻之后,他似有了決定,開始在黑暗大地上探索起來。

          降落之后,此地不再禁空,他可以使用縱地金光飛遁,來探索這片黑暗大地。

          這片大地似乎極為遼闊,以寧凡縱地金光的速度,花了一日一夜,也沒到達大地的盡頭。

          且不知為何,此地給寧凡一種極為古怪的感覺,就仿佛悶著頭走上一百年,一千年,也不會走到盡頭…

          這種感覺,來得真是古怪…

          第一日,此地沒有任何危險,但到了第二日,此刻開始出現一些異變。

          原本冰冷的地面上,忽然有了一絲溫度,好似人體的體溫一般。地面上,開始出現一些溝壑。

          天地間,更是逐漸有了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在這力量出現之后,寧凡的身體,竟是毫無征兆地,一點點出現了衰老之態。

          并非生機流逝的衰老,而是一種道的衰老,寧凡的執道,在衰老,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這力量…是輪回之力!”寧凡目光一震。

          不會錯,這種力量分明就是輪回之力,但又與他以往見過的輪回之力不同。

          輪回之力是第三步修士才能修煉的力量。寧凡見過紫斗仙皇的輪回之力,那是一種可讓一切記憶抹消、讓一切存在蕩然無存的恐怖力量。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輪回之力,都有抹人記憶的能力。寧凡見過森羅的輪回之力,雖非仙帝,卻可憑輪回的力量,戰東天諸帝。那種輪回之力,攻伐之力很強,適于征戰。

          寧凡見過天闕第九層的灰月,那灰月,同樣蘊含堊著一股輪回之力,那種輪回之力的能力,似乎是讓一切事物石化。

          隨著閱歷漸長,寧凡逐漸意識到,不是所有的輪回之力都相同。

          這黑暗之地的輪回之力,能讓他的道一點點瓦解、崩潰,如人衰老。這種衰老與生機無關,無法通過補充生機抑制。除非擁有與輪回等同的力量,否則無法抗衡這種衰老,縱然體內仍有生機,執道一毀,寧凡也會隨之老死在此地。

          “想要在此地呆上十七日,必須抗衡這些輪回之力…”

          寧凡眼中有了一絲明悟,探索此地的同時,也令劫念紅芒覆蓋住整個身體。

          能夠與此地輪回之力抗衡的,只有其體內的劫血力量,那是與輪回等同的力量!

          有了劫念之力護體,第二日,此地衰老之力再無法讓寧凡衰老半分。

          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每過一天,此地輪回之力都會增強許多,到了第六日,寧凡終于有些抗衡不住此地輪回之力,身體再一次有了衰老的趨勢。

          越來越多的溝壑,出現在了大地之上,不知為何,那些溝壑竟開始帶給寧凡心驚肉跳的感覺。

          “第六日,似乎就是此子的極限了…若無滅神盾守護,他頂多能在第二關撐上六日,過不了第二關。擁有滅神盾,他可憑滅神盾之威,對此地形成壓制,想撐十七日,不難…”

          “當年妾身以準圣修為闖這第二關,也只撐了十四天,無法撐到最后…若非三代蠻神出手相救,這一關,必是我葬身之地…”

          西子畫內心復雜地窺視著第二關。寧凡是太蒼劫靈,她本恨不得寧凡死,但寧凡卻偏偏繼承了滅神盾碎片,成了道蠻一脈的傳人,被道蠻山所認可…

          滅神盾,不僅是一件威力巨大的開天之寶,更是道蠻傳人身份的象征,持此物者,有弒戮刑罰任何一個蠻人的權利,便是蠻神,若犯了錯,也可被滅神盾刑罰。

          持此物者,可重新鎮堊壓蠻之一族的氣運,這也是最關鍵的一點,關乎著蠻族的興衰。

          這些事,道蠻山還沒有告訴寧凡,而是在等,等寧凡自己發現滅神盾的意義。

          “這里的輪回之力,會隨著時間推移增強。第六日,已是如今的我留在此地的極限,若再過幾日,輪回之力更強,屆時我恐怕會死在此地…”

          寧凡微微一嘆,以他的修為,想過第二關實在有些勉強了。

          好在他有滅神盾守護,越是面臨危機,他越能感受到滅神盾的強大。

          那滅神盾碎片極有靈性,一經察覺到寧凡抵御不住此地輪回之力,竟自行傳出一股力量,輕而易舉便將此地的輪回之力阻隔在十丈之外,無法近身。

          即便不幻化出滅神巨人,此盾也有如此威能,實在讓寧凡驚訝。

          有此寶在,他想在此地撐上十七日,真的不難。

          而他花了六日,也未找到黑暗大地的盡頭所在,無法走出此地??峙乱恢闭业绞呷战Y束,也走不出這黑暗之地吧…寧凡心中暗道。

          反正有滅神盾守護,在此地呆上十七日不難,似乎沒有必要繼續搜尋這片黑暗之地了…

          這個念頭才剛在寧凡心中堊出現,他的腦海,便回蕩起一道聲音,如哀求。

          “魂在手中…找到他…找到我的魂…”

          “吾為…第六碎片…有魂…死后魂歸山?!?/p>

          “找到我的魂…吾便是真正的…滅神盾…魂在手中…掌之邊緣…”

          那聲音,赫然竟是滅神盾所發出。

          那不是耳朵聽得到的聲音,而是一種發自靈魂的聲音,在領悟山海咒之前,寧凡聽不到這種魂音。

          但如今,他卻可以聽到,以他的道悟,一經領悟山海咒之后,可以與山、與海,與天地間一切死物交流,只要對方愿意。

          山也好,海也罷,只要有魂之物,都可聽到對方的聲音。這,就是蠻人的自然大道。

          當然,不是每一個蠻修都能做到這一點。能修煉山海咒的,只有各大蠻族的少司蠻,而能做到溝通自然的,便在少司蠻中也屬少數。

          寧凡卻能做到這一點,可謂天驕。

          滅神盾的魂音,哀求著寧凡,找回他遺失的魂。反反復復告訴寧凡,‘魂在手中…掌之邊緣…’。

          魂在手中…掌之邊緣…這是什么意思?寧凡眉頭微皺,他不介意幫助滅神盾,找回其遺失之魂,但卻無法理解滅神盾的話語。

          “魂…就在這里…”這一次,滅神盾換了一種說法,寧凡倒是聽明白了。

          滅神盾的魂,就遺失在這片黑暗之地!

          反正要在此地呆上十七日,便在此地尋找滅神盾的魂吧,只是不知道,魂在何處…

          “魂在手中…掌之邊緣…”

          “魂在手中…掌之邊緣…”

          來來回堊回就這么幾句,滅神盾沒有靈智,只有本能地發出魂音,提醒著寧凡。

          寧凡頓覺無奈,跟滅神盾交流,就如同和一個牙牙學語的嬰兒對話一般,極為費力。

          蠻人雖能與山海溝通,但山海畢竟不是人,智力本就不在同一水平線上…

          寧凡搖搖頭,聽不懂便聽不懂吧,先在此地隨便找找吧。

          寧凡繼續在此地尋找,一晃又是三日過去。

          他已在這片黑暗之地飛行了九天,到了第九日,寧凡仍未找到滅神盾的魂,也未找到這黑暗之地的盡頭。

          這黑暗之地真的如此廣闊么…寧凡的眼中,第一次有了懷疑。

          他持續飛行了九天九夜,但卻有一種詭異的感覺,好似這三天一直是在原地繞圈圈,根本沒有移動太遠。

          而他在黑暗之中,看到某個雨意撲面、閃閃發亮的法力印記后,更加確信的自己的想法!

          在這黑暗之地前行,寧凡不時地會在沿途留下一下法力印記。他始終筆直前進,但前進了九天之后,卻在前方看到了自己第一天留下的法力印記!

          難道他真的在這黑暗之地繞圈圈!

          或許此地并非真的廣闊,而是有著某種讓人無法走出的力量,才會讓人無法走出。

          寧凡微微沉默之后,調轉方向,朝著另一個方向飛遁,第十一日,他再一次遇到自己之前留下的印記。

          山有魂,若魂散,則為荒山,寸草不生。

          海有魂,若魂散,則為死海,魚龍不存。

          滅神盾,亦有魂,但那魂,卻在當年盾碎之時,離散。

          魂在手中,掌之邊緣…此刻,盾的魂,就在這里,近在咫尺。

          “魂…我的魂…想念…”

          “魂兮…歸來…魂兮…歸來…”

          寧凡體內的滅神盾碎片,傳出思念的魂音,忽而化作流光,自行飛出寧凡身體,朝那縷盾魂飛去。

          如千百萬年的分離,終于在此刻重聚。

          二者就在這斷掌邊緣,在無盡的黑暗中,一點點融合,重新化作一體。這一融合過程,風平浪靜,無聲無息,但寧凡仍能明顯感覺到,融合了盾魂的第六碎片,與之前相比,有了不同。

          之前的第六碎片,雖然具有無上威能,卻給人一種死氣沉沉之感。

          但這一刻,滅神盾有了魂,神光不再黯淡,更多出了幾分靈性。

          許久,融魂完畢。

          第六碎片不再發出任何魂音,而是徐徐飛回寧凡身邊,繞著寧凡的身體盤旋,如一個歡快的孩童。

          它雖不言語,但寧凡卻能從它的行為里,看出感激的情緒。

          盾亦有情,它在感激寧凡,幫它尋回了魂,讓它一點點完整。

          寧凡微微一笑,張口一吞,將第六碎片重新吞入體內,收在丹田。他喜歡懂得感恩的生靈,即便對方只是一個盾…

          且他隱隱感覺,融合盾魂之后的第六碎片,有了某種質變,具備了某種能力,具體是何能力,暫時不得而知。

          “不錯,你沒有辜負老夫的期待,果堊然走出了斷掌之封,你,很好!”

          隨著道蠻山聲音響起,四周黑暗通通消失,古蠻墳第五層的景色,一點點出現在寧凡眼前。

          一并出現的,還有通往第六層的天梯,以及無數銀箱,飄浮在空中。

          銀箱并不多,只有四十二個,全都開著箱蓋,可以清晰看到其中的東西。

          箱子里,不是第四層出現過的圣人遺物,反而全是命牌一類的木牌,但又與命牌略有不同…

          這四十二個木牌中,有二十九個已經碎為兩半,尚還完好的,只有十三個。

          這些木牌,便是通關道蠻第二關的獎勵么…

          按理說,道蠻第二關的獎勵,應該比第一關更珍貴才對…這些木牌能比開天靈芝等至寶更珍貴么…

          “來,來這里,老夫給你介紹一下這些【道蠻魂令】…”

          寧凡聞言,隨道蠻山一道登上祭壇,按下心中的疑惑,聽著道蠻山的介紹。

          不聽還好,一聽之后,不由得大為震撼。

          所謂的道蠻魂令,是一種特殊的令牌,唯有歷代蠻神懂得制造之法。

          每一個魂令之中,都封印著一名大能修士的命魂,并種有特殊符咒。

          只要持有對應魂令,就可以輕易掌控那人的生死,令其臣服為奴。

          簡而言之,道蠻第二關的獎勵,不是死物,而是活生生的奴仆。

          “老夫生前,曾征戰諸天,收服過四十二名圣人仆從,種下魂令。自老夫死后,已有多年,那些圣人仆從,也已死去二十九人,尚余十三人存活,留在古蠻界之內,等待真正的道蠻傳人歸來…”

          “他們的魂令,便在這里,你闖過了道蠻第二關,老夫送你一個圣人仆從?!?/p>

          由不得寧凡不驚,闖過道蠻第二關,竟然可獲得一位圣人仆從…讓堂堂第三步圣人為仆,這手筆真是太大了。

          四天九界連一個圣人也沒有,亂古也好,不死也罷,都未能踏入圣人境界。

          而寧凡,今日有望獲得一位圣人仆從…他如何能不震撼!

          “你也不必高興的太早,若老夫沒看錯,你應該不是塵界之修,也不是逆塵界之修,更加不是遠古圣宗之修…老夫說的可是?”道蠻山目光微微一凝,仿佛輕而易舉便可看穿寧凡的一切秘密。

          “塵界...逆塵界…遠古圣宗…”寧凡眼中有了一絲困惑,對這些名詞,他簡直一無所知。

          “不知道么。果堊然,老夫沒有看錯,你是幻夢界的修士。只是不知,你是哪位仙皇夢中之人,又身處哪一處幻夢界…”

          道蠻山微微一嘆,他存活的年代,紫斗仙皇還未道成,是以他對紫斗仙皇的夢界氣息并不熟悉,看不穿寧凡所在之地。

          “幻夢界是什么?聽前輩的口氣,幻夢界似乎有很多處,并非只有一處?”寧凡眼中精芒一閃。

          他曾從許多老怪口中,聽到過幻夢界的稱呼,在那些人口中,時常把他所在世界稱作幻夢界。

          幻夢界是什么,寧凡并不知曉,但今日似乎能從道蠻山口中,得到一個答案。

          “你是幻夢界修士,不知道幻夢界是何物,并不奇怪。這方宇宙,存在的世界很多,其中只有三大世界為真:一是塵界,為太蒼劫靈往生輪回之地;二是逆塵界,為逆塵之修往生輪回之地;三是遠古圣宗所在諸天…除了這三處世界,其余所有世界,都是虛假,都是第四步修士一夢形成的世界…”

          “幻夢界并非真實存在的世界,其內居住的修士,若是外來修士也就罷了,若是本土之修,則并非真實之人,只是虛幻,是第四步修士夢中的幻影…”

          “一個仙皇,一生可造出許多無數幻夢界來…三大真界之外,有著數不清的幻夢界…”

          “虛幻的人,永遠無法堊修到圓滿境界,也永遠無法突破第三步…當然,也有例外…”

          說到這里,道蠻山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神情一時間無比悵然。

          而寧凡,則在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時至今日,他終于觸及到了四天九天最大的隱秘。

          四天九界之所以被稱作幻夢界,是因為,這是一處由第四步修士一夢造就的世界!

          其中所有的本土生靈,都是虛幻的,都是第四步仙皇夢中的幻影,并非真實存在的!

          幻影…竟是幻影!

          我等四天九界修士,竟然全都是他人夢中幻影…這是真的么!這…怎么可能!

          這種遠古秘聞,實在讓人無法相信!

          寧凡從未想過,自己會是一個虛假的事物,會是某個第四步大能夢中幻影…

          他走過的路,修過的道,愛過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么…

          一切的一切,竟都只是…一場夢…

          自他踏入修道之路,道心很少會出現動搖,但這一刻,道心卻有了輕微顫動。

          任何一個修士,驟然聽說自己只是一個虛假的存在,都會為之震動,就算是寧凡也無法幸免。

          但很快,寧凡便穩住了道心,重新露出冷靜之色。

          他并不懷疑道蠻山話語的真實性,卻也不會全盤相信。

          且就算他真的是幻夢界中一道虛假幻影,又如何!

          就算整個世界都只是第四步修士的一場夢,又能如何!

          真也好,假也罷,他修真多年,修的便是真之一字,但對于真虛二字,反倒越來越看不清,摸不透。

          越是看清,反倒越不明白,越是茫然。

          這世間,究竟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夢是虛假的,抑或者,做夢之人才是虛假的?誰才是夢?誰才是真?說不準…

          人在水上,誰是誰的倒影?說不準…

          生與死,哪一邊才是真正的活著?說不準…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說不準…

          寧凡只知道,他經歷過的情,是真!他受過的恩,是真!他感受過的溫,是真!

          他覺得真,那便是真!真虛只在一念間!

          他是一名修真者,是一名悟真之人,不會因為旁人一句言語,便永遠內心動搖下去!

          “前輩是說,我來自某個第四步仙皇的幻夢界?那處地方,只是一場幻夢?而我,并非真實存在的么…”寧凡深吸一口氣,語氣徹底恢復平靜。

          若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以夢造出四天九界的第四步修士,多半就是紫斗仙皇了吧…

          若這一切都是真的,四天無圣的原因,或許就是因為眾生皆為虛幻的緣故吧…虛幻之人,如何能夠修得圓滿…不過道蠻山又說有例外…

          我此生…也無法堊修到圓滿之境么…還是說,我也會是那例外之人…

          寧凡搖搖頭,將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壓下。

          成圣對他來說,還十分遙遠,現在的他,根本不必煩惱這些問題。

          道蠻山目光微微一瞇,大有深意地看著寧凡,道,“心性不錯。許多幻夢之修,驟然聽聞自身是虛假存在,都會道心動搖,甚至因此道崩、發狂,自暴自棄…而你,似乎并不在意自身的真假…其實,真也好,假也罷,對我等修真之人而言,真的重要么…”

          “呵呵,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來自幻夢界,這一點,老夫不會感知錯誤。因為你的魂中,沒有【真界之息】…你是仙皇一夢造出的人,但誰說夢造之人,便不是人了?非要陰陽交合造出的人,才是人?我等修士,只要修為高深,便是撿來泥土,也可賦予生命,說他是人,便是人!真與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真假…”

          “幻夢界的話題,到此為止吧。你來自哪一處幻夢界,老夫并不關心。只是有一個麻煩,讓老夫有些頭疼…老夫送你的圣人仆從,本意是想保護你,但很可惜,老夫的仆從都在古蠻界,位于【塵界寒山域】…而你所在之地,似乎有某種極為強大的力量阻隔,無法與真界連通…你呆在幻夢界中,便無法使用魂令,無法傳召老夫送與你的圣仆,除非你能走出這處幻夢界,來到真界…”

          道蠻山大為可惜地看著無數銀箱。

          他遺留的道蠻魂令,還有十三個,在這十三個魂令之中,有九個始圣魂令,三個涅圣魂令。

          還有一個,是某個半步踏入荒圣的強者魂令!

          若寧凡能夠離開幻夢界,進入真界,拿著他送的魂令,可輕易傳召一位圣人仆從,奉他為主。

          可惜…寧凡所在的那處幻夢界,阻隔之力太強大了,也不知是哪個后世仙皇造出的幻夢界。若無那位仙皇允許,怕是一些第四步修士,都無法強行闖入此界…他的那些個圣人仆從,自然也是無法入界的。

          自他死后,后世竟出現了如此厲害的仙皇…真是可怕…

          他想送寧凡一個圣人仆從,但很可惜,這些魂令似乎并沒有什么用處,除非寧凡能從那處幻夢界中走出…

          罷了,還是先為此子介紹一下這些魂令吧…

          “此魂令,封印的是螟蛉族始圣——太白圣之命魂…”

          “此魂令,封印的是寒宗涅圣——封天教主之命魂…”

          “此魂令…”

          一個個魂令的來歷,被道蠻山娓娓道來。寧凡的神情從最初的震驚,漸漸變作苦笑,道蠻第二關的獎勵,絕對算得上豐厚了。

          圣人級別的仆從,難道還不算豐厚?若能帶走一個,四天九界,他可唯我獨尊,什么十大秘族,都要靠邊站…

          只可惜,他身處四天九界,無法走出此界,即便從這些魂令之中選走一個,也無法傳召那些圣人為仆…這些令牌根本不實用,除非寧凡能夠走出四天九界,到達古蠻界所在的三大真界…

          若可以換,寧凡倒寧愿拿這圣人魂令,換第一關獎勵里的八劫傀儡,就算耐久度不夠,也能立刻使用…

          “最后一個魂令,封印的是一個半步荒圣的命魂…其名藍道封,是四圣教的教主…”

          寧凡面無表情地聽完了道蠻山的介紹。

          半步荒圣的魂令么,聽起來倒是十分高大上,但很可惜,不能走出幻夢界,就沒有任何用處。

          “我能拿第二關的獎勵,交換第一關的東西么…”寧凡苦笑問道。

          “不能。老夫并非真正的道蠻山,而是道蠻山死后遺留山海之影,雖然繼承了道蠻山的部分記憶與感情,但,無法改變道蠻山死前制定的規則。每一關,你只可獲得一件獎勵,其他東西老夫無法送你,也無法改變既定的獎勵…”道蠻山搖頭道。

          “罷了,既如此,我便選這塊半步荒圣的魂令吧。藍道封是么…想不到我未入第三步,便有了一位半步荒圣的圣人仆從…也該知足了?!?/p>

          最終,寧凡還是選擇了藍道封的魂令,隨手收起。

          魂令并不是令他滿意的獎勵,好在第二關中,他尋回了滅神盾的魂,也不算全無收獲。

          道蠻山目光古怪地看著寧凡,他的思維,似乎有些跟不上眼前的年輕人了。

          第三步圣人,是超然的存在,很少會依附他人,就算是紫斗仙皇,麾下也僅有四百個圣人手下。且這四百圣人都有極大的自由,可聽調不聽宣,若無大堊事,平日里根本看不到他們的影子。

          道蠻山生前乃是荒圣巔峰的修為,甚至可憑滅神盾與第四步一戰,但即便是他,一生也只收服了42名圣人仆。

          平白獲得一名半步荒圣的仆從,這樣的機緣,足以讓任何一個第四步以下的真界老怪眼紅,偏偏寧凡卻還想拿魂令,換一個區區八劫的仙帝傀儡…若讓藍道封本人知道,在寧凡的眼中,他還不如一個八劫傀儡,怕是要氣的吐血吧…

          “第二關結束了,該去第三關看看了。不會浪費太多時間的,對你而言,第三關可是最容易的一關…當然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那便是尋回盾魂。第二關中,你選擇走出斷掌,尋回盾魂,這個決定,很明智?!?/p>

          “第三關,名為登神之關…”

          道蠻山意有所指地說道,帶著寧凡進入了古蠻墳第六層。

          隨著道蠻山屈指一點,天地間頓時出現一個古老高臺的虛影,一點點凝實。

          那高臺一路蜿蜒而上,道路兩旁,跪立著一座座小山般巨大的古老蠻像。

          高臺的盡頭,是一個恢弘大氣的祭壇,更有一個古碑,聳立在祭壇最上方!

          在那古碑之上,有著九個名字,是以古蠻文書寫!

          寧凡好歹也在蠻荒古域呆了不少年,對古蠻文說不上精通,卻也認識一些。

          那九個名字的第一個,分明就是道蠻山!

          第四個名字,是西子畫!

          第七個名字,是塔古!

          第九個名字,是陰墨!

          第十個名字,尚還空缺…

          “此為我道蠻一族的登神臺,登上神臺,即為我道蠻一族蠻神,道蠻碑上,你可刻下你的姓名!”

          登上此臺,即為蠻神!

          成為蠻神,便是道蠻第三關的獎勵!

          當然,并非每一個蠻神,都經歷過道蠻三關,登神臺也并非只有第三關才會出現。

          其他蠻神大多需要千百次的蠻神試煉,才可登上神位。

          唯有寧凡是一個異類,是一個一路闖到道蠻第三關的異類,有望在這一關,一步登天,成為古蠻界歷史上…第十代蠻神!

          登上這登神臺,寧凡便可稱為蠻族歷史上…至高無上的存在!

          若寧凡成為蠻神,便有調遣古蠻界所有蠻修的權利,那些蠻修之中,甚至包括許多圣人存在!

          寧凡并非出身于古蠻界的蠻修,不知道蠻神究竟有多么尊貴,但也能想象出一些。

          只是,他并不愿意不明不白地成為蠻族蠻神,蠻神的身份,意味的不只是滔天權力,更有振興蠻族的責任…

          這具石王體可承載皇者神力……”五位異界圣祖同時省現了異常。

          “返本還源,望穿古今!”一名異界圣祖大吼,雙瞳中射出兩道神芒,籠罩那九分合一的石人。

          一幅幅畫面飛快浮現而過,他們看到了逕尊石人的過去。

          這尊石人來歷非同尋常,竟然是在九州由九燈神火孕育出的天生石王,可以說具有三皇五帝等人的傳承,可承載皇者神力,具有無限潛能。

          同時看到了關于他的很多的往事,被老石龜撿到、養大,轟殺九十九重石階無功而返,被魔影打裂。

          “咦,還有一尊!”很快他們在那懸浮的天帝城中又發現了一尊石王。

          借助雙瞳,看穿過去。

          “名為天帝,血肉無上祖神……有意思!”異界圣祖冷笑。

          所謂的天帝也是九燈由孕育而出,本應與九分的石人合二為一,有沖去皇者的可能。

          但是,天帝有悔,未與九分石人相合,自己沉寂無盡歲月修煉石王體,想獨自破關。

          但是再出世時,第一尊石人已經九分殞落。他以血肉無上祖神修煉,但未能兼修石王體,最終有悔而終,在死亡世界重生。

          “喀嚓喀嚓”

          天帝城中傳來碎裂的聲響,一尊石王破碎軀體,展現出血肉之軀,而后剎那間與九分的石人合一。

          化成一尊半血肉半石王的強者,頭頂帝城向前走來,抵住五位異界圣祖。

          與此同時,盤古、伏羲、燧人、女媧、神農等各自射出一道神光,沒入其半血肉半石體的身體中,讓其頓時戰力提升。

          三皇五帝等想借助這尊石王休出手,合力激戰異界五位圣祖,因為他們自己即將朽滅。

          “我們的形體雖然腐朽了,但道源還沒有絕滅,殺他如拔草碾蟲!”五位異界圣祖向前逼來。

          由諸天圣物構建的小世界中,頓時光芒萬丈,大道本源震動,雙方開始了最后的大對決。

          “殺……”

          外界喊殺震天,不斷有石王隕落。

          天地間早已被血水染紅,無盡的尸骨堆積成山成海。

          也不知道大戰了多久,可以騰空的人越來越少,無盡修士永遠在自這個世間除名。

          “轟”

          就在這時,由圣物構建出的小世界中,隨著最后的驚天一擊,分出了勝負。

          半血肉半石體的石人粉碎,天帝城亦化成飛灰,飄散而下。雖然石體與血肉之軀合二為一,無限接近于皇者,縱然五位異界圣祖早已在跨界時遭受重創,但也不是他可以戰勝的。

          與此同時,盤古、女媧、燧人、神農等人的軀體更加模糊了,他們已經沒有多少戰力。

          “咚”

          一聲沉悶的巨響發出,諸天萬界像是要大破滅了一般,天搖地動,所有修士全部毛骨悚然。

          在這一刻,無盡的壓抑涌來,讓人有窒息的感覺!所有修士不自禁停了下來,戰斗生生被打斷,一股冰冷的殺意讓所有人都脊背發寒。

          諸夭萬界都在顫栗!縱然是小世界中的五位異界圣祖也全都變色,望向遙遠的天際盡頭。

          如驚濤拍岸,似亂石穿空!滾滾云霧,猶如狼煙,沖入蒼穹。

          無盡的云霧在翻涌,很快如海嘯般沖至,萬界便是因此而顥抖。

          而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五匹太古蠻獸沖來,踏裂在了蒼穹,撼動了諸天大世界。

          五頭蠻獸高大兇狂,有的形如怒獅、有的兇似惡虎、有的狀若犀牛,但各個身覆鱗甲,氣焰滔天。

          在它們的蹄下,無盡混沌在翻涌,激起滔天巨浪拍打天穹!它們踏破大世界而來,是的,沒有錯,五頭兇狂的蠻獸接連踏碎九重真實的大世界,破碎蒼穹出現在這里。

          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們的身后就有九個古界永遠的朽滅,不復存在了,在它們的鐵蹄下徹底粉碎。

          狂暴與恐怖是它們的最真實寫照!在五頭可怕的蠻獸身上,各騎坐著一名恐怖的皇者,但這五人皆巍然不動,雙目閉合,像是五尊石雕,寂靜無聲。

          “皇者……”漫天修士全部變色。

          皇者未絕!所有人都以為異界五位圣祖是最后的五位古皇,不曾想最終卻是這五人未終結一切。

          無論是異界修士還是九州強者,所有人都全部變色,任誰也沒有想到,最后是這五人來改變結局。

          “砰”

          五人同時出手,一下子就打碎小世界,讓那吞門都一陣模糊,險些崩潰。

          五頭蠻獸踏碎蒼穹,登上九十九重石階,越過通天死橋,五種大道本源直沖而出,將取前方威脅最大的五位異界圣祖。

          那種可怕讓所有人都心膽皆寒,這遠比虛皇以及五位異界圣祖的本源強大!“轟”

          五位異界圣祖當場便被偵壓了,他們原本那近乎朽滅的軀體一下子就崩碎了。

          “隆隆隆”

          五種大道本源旋轉,當場將異界五位圣祖的大道烙印碾碎。

          無比的強勢與可怕!這個場面震驚了所有人,異界所有修士莫不變色蒼白,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形勢逆轉之快讓人難以接受。

          這五位騎士恐怖的讓人顥栗,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那種發骨子里的恐懼。

          “竟然是你們,亂古的……”異界五位圣祖元神被沖散的剎那,發出了最后的大吼,有驚懼亦有不甘。

          “苯!”

          后方,異界眾神大呼。

          但是,終究不能改變這一切,五人騎坐太古蠻獸一沖而過,無謂異界圣祖形體花城飛灰,無神潰散。

          直到這時,五位騎士才睜開眼睛,頓時有十道神光洞穿虛空,他們的眸光比閃電還要可憐,比天劍還要鋒銳,直透本源。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你們想不到吧,我們還活著!”

          五頭蠻獸嘶吼,五位皇者當中一人的聲音冷冽無比,像是刮骨的刀在鏘鏘作響。

          破碎的大地上,陸戰等活下來的石王前,一道虛淡到極點的黑影重現,正是那魔尊圣影,他居然未死。不過此刻卻虛弱無比,艱難的開口道:“是……亂古五雄!”

          太古前諸皇大戰,那時是真正的亂古時代,這五人當年赫赫有名神威震懾寰宇,被稱作亂古五雄。

          傳說,五人縱然在皇者中亦可稱雄,霸絕一方,但樹敵太多,最終被諸皇所殺,消逝在那個波瀾壯闊的亂古時代。

          后來,萬界發生驚天巨變,不容皇于世,先天九皇回返唯一真界,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也進入本源真界。

          自那個時代后,天下間再賣r皇者。

          可是,任何人也不會想到,亂古五雄并為消亡,在最終的時刻出世。

          就在這時,亂古五雄中的一人,一指點出,一道本源大道光束,頓時洞穿了盤古。

          “截界指!這是可截斷大世界,毀滅蒼生萬物的指力,如其名一般,是真正的截界圣指。

          盤古王長嘯,原本就已經很模糊的身體,更加的虛淡了。但是,他吼動天地,威壓萬界,石斧立劈而來,是一股不屈的戰意在支撐著他。

          “嗡”

          巨大的顫音,可怕的石斧劃破長空,斧刃都快變形了,不斷震動。

          “盤古永逝!”

          亂古五雄同時出手,五頭蠻獸搖頭擺尾,仰天嘶吼,一沖而過,盤古那巨大的身體,頓時龜裂,出現一道道血痕,而后轟的一聲爆碎。

          像是天地的脊梁崩塌了,血肉化成-了黃泥,而后灰飛煙滅。

          “不!”

          九州眾人無比悲慟,活著的盤古王與從過去召喚來的盤古戰魂,永遠的殞逝了。

          亂古五雄神威震世,讓漫天修士噤若寒蟬,其中一人一招手,將盤古石斧接引到手中,道:“可惜,這第二圣兵在太古前被打碎了「殘體不復往昔威力?!?/p>

          “殺!”

          九州一方,沖出一隊人馬,悲怒交加,不顧一切沖了過來。

          可是,他們還沒有臨近九十九重石階,亂古五雄中一人可怕的日光便望了過來“噗噗噗”響聲不斷,一團團血霧崩散在天空中。

          亂古五雄當中的一人,隨意一瞥,可怖的目光便洞穿了所有人,讓一干強者全部灰飛煙滅。

          這便是傳說中的太古五雄,神威蓋世,沒有人可以阻擋,縱然是太古前的皇者中也近乎無敵。

          “回來!”

          刑天、蚩尤等人祖低喝,余者止住了步伐。

          “蚊蟲也敢向天鳴?”亂古五雄掃視諸天,睥魄天下,根本不將萬界修士放在眼中。

          “縱然盤古真身復活、三皇五帝死而再生,也無法阻擋我們,我們亂古五雄并不是被他們饋壓的,絕非虛皇等無能之輩可比,是我們自己歸隱了而已?!?/p>

          破碎的大地上,異界的魔尊圣影,艱難挪動軀體,道:“果真是亂古的五雄……三皇五帝縱然重生,也不見得可以壓制亂古五雄……”

          聞聽此言,眾人莫不吃驚。

          小世界中,亂古五雄輕蔑的掃了一眼魔尊圣影,而后一道神光射來,頓時令其真正朽滅。

          其實,魔尊圣影原本也不可能長存世間了,最多還有半個時辰可活,但亂古五雄依然無情出手,可想而知他們冷酷的心性。

          亂古五雄,聲震萬古諸夭。

          “太古前諸皇隨征戰不休,但卻可長存萬界中,不過我們已由預感,有驚天的變故將要發生,故此隱匿了起來?!?/p>

          “果不其然,諸皇在萬界中開始朽滅,再也不能永恒長存,有近半的太古大能徹底絕滅。若不是即時進入唯一真界,恐怕天地間將再無皇者,永遠絕滅?!?/p>

          “我們懷疑有人主導了這一切,盤古、女媧、三皇五帝最有可能!諸皇要破滅萬界,祭煉永恒真界,而他們幾人卻反對這一切,憐憫可笑的螻蟻蚊蟲?!?/p>

          “雖然不知道他們做了什么,但絕對與三皇五帝有關,只是可悲亦可笑,他們做成了什么?封頭來全部殞落,被后世子孫召喚來戰魂又能如何?”

          “我們就是要在這最后的關頭,粉碎他們的一切成果,讓他們所有的努力萬古成空!”

          亂古五雄將盤古、女媧、三皇五帝批駁的一無是處,冷笑連連,望穿萬界,以蔑視的眼光不斷掃視八方,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不過是幾個可笑的人,幾個優柔寡斷一事無成的人,幾個辛苦萬古卻虛幻一場的可憐人?!?/p>

          “妄圖改變這一切,卻將自己搭搭進去的可憐蟲!”

          “不過,我們最終還是要感謝他們,費盡心力準備萬古,但最終成全了我們,我等將掌控唯一真界?!?/p>

          九州一方,三皇五帝等統領的上古先民部眾,全部大怒,有人毫不畏懼,昊英氏、有染氏、朱襄氏、葛天氏、陰康氏、無懷氏等部相繼有人站出,上前怒斥。

          “你們縱然戰力蓋世,也不過是無德兇狂之輩,怎能懂得三皇五帝的博偉胸懷,怎么能與他們相提并論,你們又怎能如此辱蔑我祖?”

          “太古前,諸皇征戰,只有破壞,沒有建設,生靈涂炭,血染諸天,怨魂橫虐三萬界?!?/p>

          “你們過所之處,萬族俱滅,草木皆凋,天地同朽,兇威浩蕩下,無樂土,無安康,無祥和,無寧靜,無生靈。

          “只有你們的爪牙與屠刀可活。你們所做的是,要毀滅萬界,有的只是漆血、殺戮、破壞,毫無建樹?!?/p>

          “而我們的祖先悲天憫人,他們具有大氣魄、大慈悲、大毅力,要改變這一切,重定天地秩序,結束黑暗與戰亂,掃平殺戮與兇狂,讓萬界重歸安寧。

          “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自己,屠戮萬界生靈,破滅萬界,祭煉永恒真界,大肆破壞!而我們的祖先,他們不是為自己,為了你們眼中的螻蟻蚊蟲,他們以大氣魄,決定重定乾坤秩序,創建理想中的祥和、安寧的樂土?!?/p>

          “他們大慈無疆,大愛無界,大勇無雙,豈是你們可駔左辱與對比“無論他們成也好,敗也好,他們都會令我們敬仰??v死,也永生在我們的心間!而你們,縱活,也不過活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

          九州一方,諸多修士毫不畏懼,慷慨激昂無比。

          “夠了!”亂古五雄中的一人,一聲大喝,頓時將那群人震成了齏“螻蟻蚊蟲也敢向天鳴?!”亂古五雄睥睨天下,道:“三皇五帝將永滅!”

          說到這里,五人騎著五爻蠻獸在皇者古路上向前逼去,而此刻小世界中的三皇五帝等戰魂已經越來越模糊,縱然亂古五雄不出手,他們也難以長存世間,即將隨風而散。

          “伏羲納命來!”亂古五雄中一人工前,震天吼音,讓前方的幾道本源八音在微弱輕鳴,黃銅八卦崩碎虛空中,在一道熾烈的血色閃電中,伏羲殞落。

          后方,一盞盞古燈在破滅,油盡燈枯。

          三皇五帝五帝齊震,但是他們的魂力耗盡了,在亂古五雄的轟擊下,一傘個相繼消逝。

          “殺!”

          在后方,九州眾神全部殺將上來,眾人合力,要登臨九十九重石喊殺震天!天穹上,旌旗招展,大旗迎風獵獵作響,云霧翻騰。

          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卷須氏、栗陸氏、驪連氏、赫胥氏、尊盧氏、混沌氏、昊英氏、朱襄氏、葛天氏、陰康氏、無懷氏……

          上古先民,足足有十幾部大軍,黑壓壓無盡,向前殺來。

          “盤古開天辟地,雖死猶生,能否忘卻?

          “永生心中!”

          “還有誰記得,煺人氏點亮了人族地前路?

          “我們記得!”

          上古先民,十幾部大軍,吼動河山,自問自答,血淚滿面,向前沖“怎能忘記,神農嘗百草,埋骨他鄉?”

          “永不忘記!”

          “還有人是否知曉,女媧泣血補天,以血由之精讓我人族得以延續“我們知曉!”

          悲壯的聲音,響徹天地,三皇五帝坡下,十幾部舊眾視死如歸,沖向小世界,想要阻擋那正在發生的一切。

          可是,當他們臨近時,伏羲殞落、煺人傷逝、黃帝歸去、神農消亡……“盤古、女媧、三皇、五帝,萬古先祖,不論成敗,永不忘記,永活心間!”

          看著盤古不存于世,三皇五帝漸漸亡失,悲吼震動山川大地,貫穿萬古諸夭。

          其力雖不可撼皇,但其勢卻已震皇!悲壯怒吼不竭,十幾部大軍,無窮無盡,殺向亂古五雄。

          “澈塵豈能撼天?!”

          亂古五雄俯視天下,連連點出神光。

          “砰”

          “砰”

          “砰”

          一片片血霧升起,無盡的血言在彌漫,九州眾生血染蒼天。

          九州眾視死如歸,慷慨瀲昂,望祖先凋零,看三皇五魂滅,所有人都是血淚滿面。

          縱死也沒有人后退,全部向前,向前,再向前!他們以鮮血鋪路,吼動山河:“那斷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梁,那干硬的黃泥是大地的血漿,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的悲涼……縱死亦無悔!”

          無盡修士粉碎,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卷須氏、栗陸氏……很多上古先民部眾永遠滅族,成為歷史。

          “殺……”

          漫天悲壯的嘶吼,無盡的人前仆后繼,無力改變結局,他們舍生取義,以自己渺小的軀體向蒼穹、向皇者表達不屈!“殺……”

          天人族數位古王出現,泣血而歌,殺向那小世界中。

          隨后,數個文明前消逝的九州種族重現天地間,浴血而行,登天而上,以血菜青天,以悲歌震動諸天圣物。

          九州一方,無盡生靈,一往無前,殺向天穹。

          縱然是亂古五雄,也不得不變色,他們感受到號-一種悲壯的氣勢,一股讓他們都心驚的戰意。

          “那就全部毀滅吧!”

          亂古五雄出手,九州眾血流成河,異界諸神也尸骨成山,諸天萬界所有修士,全部是亂古五雄抹殺的對象。

          “沒有時間了,我們不能長久存于這個世上。要立刻進入初始圣鮮血在流淌,匯聚成河,匯聚成海,但是沒有人可以阻擋亂古五雄,他們大步前行,對抗那天塹中的蠻獸,沖到了那扇門的近前。

          “轟”

          無盡殺念沖至,亂古五雄被阻擋而回。

          先天九皇、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無盡殺念沖來,滅殺亂古五“你們殺意無盡,神力無窮又如何,真能阻擋我們嗎?”

          “沒有人可以阻擋!”

          亂古五雄大圓滿境界的皇者戰力,震古爍今,力擋殺念,五人同時走到那扇門前,即將邁步而入。

          “轟”

          突然,古今未來,同時震動!一口血色的巨洞出現,但又在剎那間崩碎,不過有足足有八人沖了過來,將亂古五雄沖擊的倒飛了出去。

          “好強大的神力!”

          亂古五雄并無懼意,反而冷笑連連。

          “終究被你們合力打穿了唯一真界,沖出了八人,但這又能如何,你們擋的住我們嗎?”

          對面的八位皇者,神威凜凜,氣勢壓蓋萬界,面對五雄全部露出冷漠的神色。

          “我們八人乃是唯一真界古往今來最強的帝皇,你們亂古五堆縱然再強大,但在我們眼中也不過如此,八人足以殺你們五人!”

          八人渾身是血,顯然跨越唯一真界時,他們付出很大的代價。

          亂古五雄,并排站在一起,眼中綻放出駭人的光芒,道:“如果你們入人在全盛的狀態,或許我們五人還有些-忌憚,但是現在你們沒有機會!”

          “我們亦想說,你們沒有機會!”八皇大喝,向前逼去。

          在下一瞬間,皇級大戰爆發!萬古諸天都碎裂了,但是這個過程中沒有持續多久,亂古五雄與唯一真界的八皇同時沖進了那扇門,縱然是天塹中的巨獸也無法阻擋。

          他們邊戰邊殺了進去!那扇門并沒有關閉,可以看到他們在里面激烈的大戰,混沌破滅了又重生,輪回更替了又重復。

          皇級大戰,將初始圣地都快打爆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亂古五雄與最強八皇全部停了下來,似乎都已經難以支撐,他們的軀體在碎裂。

          但緊接著,亂古五雄與唯一真界的最強八皇,同時沖起,再次大戰在一切,大道本源不斷碰撞

          “殺……”

          突然他們又殺了出來,打的天崩地裂,諸天圣物亂飛,天碑都龜裂了,隨后他們而后又殺了那扇門。

          反反復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終于,亂古五雄唯一真界的最強八皇,停止了戰斗。

          他們無法分出勝負,不再戰斗,諸天圣物的一般,接引入里面,而后化成十三道光束,沖向了初始圣地的對深處。

          亂古五雄與唯一真界最強八皇,無法分出勝負,現在要憑速度爭奪圣地掌控權。

          但他們都留了后手,將一半的生物接引到里面,防止那扇門意外閉合,各自都留了退路。

          畢竟,取得最后勝利的只有一方,另一方注定將滅,不得已各自留下后路。

          九州眾人哀慟,祖先戰魂殞落,讓所有人都沉浸到難以悲傷中。

          諸天萬界的修士,也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諸神全部臉色蒼白。

          “轟”

          就在這時,初始圣地深處,傳來了驚天的怒吼聲,雙方似乎展開了最為慘烈終極一戰。

          就在這時,諸天石王全部一動,若是那雙方同歸于盡,豈不是他們的機會。

          這極有-可能!“拼了!”

          無論如何,他們也難有活路,對方是煉化萬界的,所有人都要死,與其如此不如搏一搏。

          有石王祭出,一艘石船,很多人沖了上去。

          “難道是皇古神船?”很多石王驚呼。

          陸戰等異界諸王與那石船的主人相熟,成功得到一席之地。九州的王者被排斥在外,沒有獲得席位。

          通天死橋后的皇者之路,石王都很難通過,但石船成功進入皇者之路,載著大批高手進入那扇門中。

          “三皇五帝,你們永逝,我們登臨了這里!”亂古五雄的聲音傳出:“不過要感謝你們萬古的努力,給我們鋪就了這樣一條大道?!?/p>

          “這是屬于我們的!”唯一真界最強八皇的聲音傳出,同樣充滿了冷酷的意味。

          九州一方,所有人都感覺很悲涼,齊聲大呼:“祖先……

          一切成空,讓每一個人心如死灰,充滿了無盡的哀意。

          “隆隆隆”

          就在這時,萬古諸天震動,諸天圣物搖顥。

          三皇鏡、五帝塔、天碑都等全部沖要沖天而去!那扇門漸漸模糊,即將永遠的關閉。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是你們!”

          亂古五雄大叫,充滿了強烈的不安。

          唯一真界中的最強八皇,也在嘶吼:“萬古的騙局,三皇五帝我與你們不死不休!”

          聲音越來越近,十三位最強古皇似乎極度驚恐,正在向外沖來。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晚了!天地間,一只粗糙的大手顯現,一下子抹平了那扇門,讓那里徹底閉合。

          “布局萬古,引我等入甕,讓天下隱藏的皇者盡出,三皇五帝、盤古、女媧……”亂古五雄吼動萬界,但是聲音終究被截斷了,那扇門徹底閉合。

          那只粗糙的大手,洞穿古今未來,連接到了太古洪荒前,又洞穿了無盡未來。

          千古萬界,古今未來,被一只大手相連通通,而后,那只大手化成十道身影,正是盤古、女媧、燧人、伏羲、神農、黃帝、纈頊、帝嚳、堯、舜!一個個人祖再生間,重現于世!“這怎么可能?”異界殘余的強者莫不變色,諸天萬界修士也難以理解。

          縱然是九州一方,也全都陣陣發呆,不明所以。

          “沒有時間了,隨后還要看你們!這是諸多人祖硌神念波動。

          “各位圣祖你們未曾逝去?!”

          “可以說已逝,也可以說未逝,本在不生不滅間……

          盤古化成血泥,神農嘗百草埋骨他鄉,遂人神軀映火照……

          “但我們神識不朽,為你們所記,所以死亡并未成為終點。

          “我們各自三分己身,一部分在過去,一部分在現實世界,一部分在未來……”

          “貫古通今,萬古沉寂,我們等若逝去,化成天地的一部分,與萬界相融相合……”

          眾人震驚,諸多圣祖,各自的軀體與元神,一部分在過去,一部分在現在,一部分在未來,默默沉寂萬古,等待的就是今日??!無需說,此刻亦可知曉,萬界中不能容皇級強者長存,是他們在布局,在逼皇級高手全部進入唯一真界。

          “古今未來,天下皇絕!”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齊聲大喝,千古萬界中天音震動,古今未來貫穿。

          他們化成了無盡璀璨神光,開始勾動界之力,要以萬界偉力煉化唯一真界!到了現在,異界修士臉色慘白,諸天萬界強者,亦全釋震驚到了極點。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布局萬古,令所有皇者進入唯一真界,誰能想到會是這樣?

          今朝一夕間,要天下皇絕。

          這真是讓人心驚膽戰的大局!“我等亦將永遠消逝,不復存在,重整天地秩序,建立祥和寧靜的理想國度,只能留給你們了,我們能做的僅僅到此……”

          盤古、女媧、煺人、伏羲、神農、黃帝、纈頊、帝嚳、充、舜全部化成了神光,在熊熊燃燒。

          “我等待與天下皇共絕!”

          一戰功成,萬古努力,只在今朝,解決所有想毀滅萬界的皇級強者,將萬古敵人一網打盡。

          那消失的門戶,幾次浮現而出,但又幾次隱沒消失。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了“掌控初始圣地,便可掌控唯一真界”是一個精心布下的千古騙局。

          這一切,都是為了完善那萬古大局,槨沒有進入唯一真界的皇者引入,天下絕皇,沉寂萬古,一戰永絕后患。

          欲完滿布局,先行讓己方相信,瞞過所有人……至今才被揭曉!諸皇想毀滅萬界,成就唯一真界,不曾想到頭來唯一真界將被煉化,萬界將長存。

          蚊蟲螻蟻未絕,諸皇全全天!萬古大幕落下,一切都成定局。

          神火熊熊燃燒,盤古、女媧、三皇五帝化成無盡神焰,引領萬界諸天以及無盡虛無地帶還有浩瀚無邊的混沌地域,開始熔煉唯一真界。

          “如此還不夠……”

          就在這一刻,那只粗造的大手再次浮現,將蕭晨掌握石罐收去。

          “轟”

          石罐被揭開封印,里面的鎖封萬惡之源的五帝塔飛出,六面不斷流轉出龐大的精氣,跟隨熊熊燃燒。

          那是……眾人吃驚。

          “這是太古前被饋封的魔性本源,匯聚了十五位皇級強者的終極大道神力,燃燒他們,引導萬古諸夭精氣,引導浩瀚混沌本源,煉化唯一真界……”

          “三皇五帝、盤古、女媧,你們好手段!”

          憤怒的咆哮聲傳出,先天九皇、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還有亂古五雄全部怒吼,無盡殺念傳出。

          但是,唯一真界在被煉化,他們卻無法沖出,結局已經注定!“轟”

          在熊熊燃燒的圣火中,一切都將結束時,突然傳出劇烈震動聲。

          那扇門再次浮現出了,因為有一半的生物亂古五雄最強八皇進入了里面,他們重新構建神門,想要破圍而出。

          在烈火中即將永逝的盤古、女媧等在火焰中浮現身影,全部蹙眉。

          十三位皇者將沖出,可是他們已經無力分身,要全力煉化唯一真界,對抗那數十名帝皇的殺念與忽力!“天碑中有無盡英靈的圣血神魂,可以借力。洪荒古村乃是唯一真界的圣地,可以它饋壓那扇門,接下來全靠你們自己了……

          三皇五帝、盤古、女媧在烈火中的身影越來越模糊了。

          “祖先已經舍身取義成仁,我們的命運宇控在自己的手中,創建理“殺!”

          “勾動萬古英靈圣血,阻止他們復出!”

          千萬大軍向前沖去,無盡的修士在堵那扇門。

          與此同時,三聲龍嘯傳來,逆龍王、黑龍王、赤龍王帶洪荒個古村出現,村中所有人都被收出,以古村占壓向那扇門。

          “萬古諸天,無盡永恒,鎖封此門!”

          無盡修士在吶喊,以血肉鎖封此門。

          盤古、女媧、神農、燧人、伏羲、黃帝等將永逝,如今只能九州眾生自己。

          祖先的血淚,能否打動你鐵石心腸?

          祖神歌謠完畢,幾人想起往昔的一切,全都然神傷,盤古、女媧、三皇五帝、蚩尤永遠逝去了,昔年最后一戰歷歷在目,他們永遠不會被忘記。

          大慈無疆,大愛無界,大勇無雙,這便是真正的祖神。

          回想往事,再看今朝,祖神夢想中的理想國度真的實現了嗎?幾人覺得還遠沒有,重建長生界任重而道遠。

          遮天·正文第二百五十五章天鵬極速

          金翅小鵬背負雙手,金發亂舞,眸光懾人,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帶給人以強大的壓迫感。

          “瞞兄何必如此?”青衣小蛟王攔阻在前。

          金翅;我已經給他選擇,留下玄黃源根,可以活著離去,不然我自己來取,他死無全尸!”

          “金翅小鵬王你不要過分!”涂飛斥道,他也阻在前方。

          “我過分又能怎樣?!”金翅小鵬王的瞳孔如刀子一般鋒銳,眸

          光可逼進人的骨子里,來意將涂飛都籠罩了。

          這是一個翻臉無情,六親不認的人物,只尊自己的意志,一旦有所決定,誰都不能阻攔。

          青衣小蛟王沉下臉,不管怎樣說,這是他的宮殿,對方要在這里殺人,他身為主人不能坐視不理。

          宏偉的宮闕中,無形的殺意在彌漫,氣氛緊張,金翅小鵬王如天刀出鞘,讓站在遠處的宮女都顥栗了起來。

          面對這樣戾氣沖天,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葉凡也非常干脆,什么話都不說,將萬物母氣鑄成的鼎祭出,懸在頭頂上方。

          眼下實力為尊,什么道與理全都無因,要憑手段來說話。

          玄黃氣垂落而下,絲絲縷縷,將葉凡護的嚴嚴實實,萬物母氣流轉,仿佛回到了開天辟地之初。

          此鼎一出,旁坐的另外幾名妖族眼中都射出神光,一瞬不瞬的凝

          視。

          “甚合我意!”

          金翅小鵬王探出大手,化出一只巨大的金色鵬爪,將半座大殿擠滿,向玄黃鑄成的鼎抓去,駭人心神。

          這是極度的自負,面對天地圣物鑄成的武器,毫不忌憚,想要直接從葉凡頭頂摘走。

          “砰”

          青衣小蛟王出手,他探出大手,擋在玄黃鑄成的鼎上空,迎上了巨大的瞞爪。

          這是妖族年輕一代的頂級砸撞,雖然并不是生死對決,但這樣隨意一擊,也是非??植赖?,足以讓整座宮殿成為飛灰。

          不過,兩人都不想毀掉此地,全都適時收手,大手如黑洞,將風暴定住,翻手收回神力。

          “青衣兄,我心意已決,你攔不住我!”金翅小鵬王眸子中殺意不減。在他的背后,顯化出一尊如神祗般的神鳥一一一一鵬,震出無比可怕的妖力。

          “嗡”

          整片宮闕都在搖動,金翅小鵬王睥睨在場詩人,再次出手,向玄黃鑄成的鼎抓去,神威難測。

          青衣小蛟王阻攔,涂飛也出手,上前相助。

          葉凡第一次遇到這樣不近人情的人,沒什么可說的,震動萬物母氣鑄成的鼎,迎擊那只大手。

          金翅√」、鵬王的確有傲人的實力,不然怎么敢徒手來摘鼎,大手如天岳,仿佛可以壓迫蒼穹。

          “當”

          他探出的大手,比姬家弟子展出的虛空大手印還要可怕,打的萬物母氣鑄成的鼎發出鳴響,差點飛出去。

          葉凡心中震動,此人不愧是年輕一代的絕頂人物,在東荒中部地域所向無敵,如果不是青衣小蛟王相阻,說不定真被他將鼎摘走了。

          “砰”

          青衣小蛟王與涂飛同時打向金翅小鵑王的手臂,讓他不得不收力,

          迎向這兩人。

          不得不說,金翅小鵬王非??膳?,掌指所過之處,空間暗漆,像是被生生壓的塌陷了下去!

          青衣小蛟王何等的人物,是堪與各大圣地的圣子與圣女并立的絕頂青年強者,傳承于妖族大能一一青蛟王。

          涂飛亦不凡,曾與搖光圣女姚曦戰斗,雖然不敵,但卻足可自

          保。

          可是,此剖青衣小蛟王與涂飛同時出手,都沒有能夠攔得住對方。

          金翅小鵬王如一尊神祗,不可抵擋,昂首而立,大手如天岳,重若萬鈞,將兩人壓的臉色發白,一下子震飛了出去。

          “我想殺你,沒有人可以救你!”金翅小鵬王一步一步向前逼來,

          居高臨下,俯視葉凡。

          他的眸子中殺意流轉,金風浩動,大手向前探來,直取葉凡頭上的鼎,想要一把抓走。

          這樣當頭摘鼎,不僅僅是自負,更是實力絕倫的體現,少有人敢這

          樣做。

          葉凡催動斗戰圣法,駕馭玄黃鑄成的鼎,擊向那只金黃的大手,想

          震成齏粉。

          “當”

          大鼎轟鳴,聲波如海嘯,金翅小鵬王力可撼天,大手抓住了鼎。

          玄黃鑄成的鼎到底有多么沉重,沒有人能夠說清,金翅小鵬王神威凜凜,攫住大鼎,竟真的要成功摘鼎。

          萬物母氣鑄成的鼎搖動,波動幾可將整座宮殿化為飛灰,青衣小蛟王出手,化解了鼎盛余波,避免宮闕被翅。

          可想而知,此鼎威勢有多么盛,可縱然如此,依然被金翅小瞞王抓住,即將摘走?!簗〗『

          葉凡心中凜然,此鼎無物不破,對敵時摧枯拉朽,可是此刻卻被金翅小鵬王攫在手中,即將脫離他的掌控,這真的駭人聽聞。

          青衣小蛟王與涂飛再次出手,可金翅小鵬王真的太強大了,右手攫鼎,左手壓來,神威萬鈞,兩人一下子被震飛了出去。

          金翅小鵬王絕對

          可與搖光圣子爭鋒,又一名可與神王體抗衡的人物!鼎,萬物母氣垂落,絲絲縷縷,可壓塌山峰,威勢無法揣度「可卻被金翅小鵬王慢慢提起。

          “殺!”

          就在這一刻,葉凡終于出手,施出了殺手锏。

          他一直在等待機會,現在距離足夠近了,眉心的金色小湖中,蘊生出的寸許長的金劍,劃齒-一道璀璨的光芒射出。

          神識化形,直破金翅小鵬王的識海,想一擊斃命,哪怕是大能的子孫也照殺不誤。

          不過寸許長的金劍,絢爛如虹,劃過大殿,所有人都變了顏色,這是一種神識威壓,竟讓人喘不過氣來。

          “當”

          萬物母氣鑄成的鼎輕鳴,重回葉凡頭頂上空,垂落下一道道玄黃氣,將他護住。

          金翅小鵬王如神靈易位,松開大鼎,無聲無息飛退,快到了讓人眼花的程度,目光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

          夭鵬極速,獨步天下!

          葉凡神識化形成的小劍,不可謂不快,如電火石花,一般的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可是,金翅小鵬王卻堪堪避了過去,展現出了讓所有人都震驚的

          速度。

          “夭鵬身法,世間極速!”有人驚呼。

          葉凡也并不是徹底無功,一縷金色的發絲飄落,像是一抹陽光墜落在地。

          神識化形成的金劍,并沒有擊穿金翅小鵯王的額骨,卻將其額前的一縷發絲斬落了下來。

          在近距離內,強大的神識攻擊無往不利,葉凡憑借它屢次化險為夷,殺過姬仁,壓過搖光圣女,從未失過手。

          然而,金翅小鵬王展現出了讓人生畏的速度,竟然避過了,這讓人

          難以相信。

          可這就是事實,金翅小鵬王戰力驚人,在年輕一代幾乎無敵,其速度亦讓人感覺恐懼。

          “天鵬身法,果然獨步天下?!庇腥梭@嘆。

          金翅小鵬王金發亂舞,眸孔如刀,盯著葉凡,也就是他有這樣驚世的速度,如果換成其他人,必被金劍擊中。

          旁邊,幾名妖族也很吃驚,沒有想到葉凡竟有這樣可怕的神識。

          金翅小鵬王一步一步向前逼來,明知對方神識強大,依然無懼。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眼中充滿了瘋狂的殺意,懾人心魄,讓人膽寒。

          “瞞兄,你當真視我這個主人為無物嗎?!”青衣小蛟王的臉色鐵

          青,非常難看。

          “不過是一個人族的荒古廢體,殺了就殺了,青衣兄你何必在意

          呢?”金翅小鵬王殺意略微收斂。

          “他是我的客人,你在這里殺他,傳揚出去,別人會如何看我

          7

          “好,青衣兄我給你面子,不在你的府邸動手?!苯鸪嵝※i王霍

          的轉身,向宮闕外大步而去,道:“玄黃源根我要定了!”

          在他離開時,大殿中另有幾名妖修追隨而仝,這些都是他帶來的

          人。

          涂飛氣道:“太過分了,青衣兄,你這個朋友真的是不通人情,飛揚跋扈,惟我獨尊,這他媽的是什么人啊!”

          青衣小蛟王臉色徽變,道:“算了,別說了!”

          涂飛轉達身軀,面對葉凡,道:“這下你可真是麻煩大了,那個惟我獨尊的瘋子肯定不會放過你?!?/p>

          “你住在我的府邸中,暫時先不要出去?!鼻嘁滦◎酝貂久?。

          涂飛道:“我說小葉子真有你的,神識竟然這么強大,斬掉金翅小鵬王一縷金發,傳揚出去的話絕對會引起轟動,同伐中人沒有人能傷他一根汗毛?!?/p>

          大殿中幾名年輕的妖族強者都望了過來,葉凡神識攻擊這么恐怖,確實讓所有人深感震驚。

          “你斬了他一縷金發,傷了他的顏面,恐怕將孔雀王請出,也只能

          暫時壓住他,日后肯定還會奪你性命?!蓖匡w皺了皺眉。

          “可惜啊,他的速度太快了,神識攻擊競然無功?!比~凡很遺憾,

          問道:“他真的是一只鵬鳥嗎?”

          “這個世間并沒有真龍,自然也沒有鯤瞞,不過他們這一族體內確

          實流淌有神鵬的血液?!鼻嘁滦◎酝醮鸬?。

          葉凡瞬間明白了,金翅小瞞王一族跟與蛟龍一族相仿,不是神瞞與真龍,但皆是妖族中的王族。

          “天鵬身法舉世無雙,日后你恐怕有大麻煩了,想逃都逃不

          掉?!币幻揲_口。

          “昔年,只有人族的瘋老人可以追的上瞞族中的王者,再無其他

          極速可以媲美?!绷硪幻宓?。

          “人族的那個小子,你的玄黃源根我要定了!”金翅小鵬王的聲音

          自宮闕外悠悠傳來,道:“好好再活最后幾夭吧。

          青衣;去將顏如玉小姐請來!”

          幫人做個廣告::紫仙大魔傳》,仙道紛爭接連不斷,個沒落的小弟子如何在亂世修仙,成就一代仙道至尊,統領群仙。

          熱門推薦
          撼天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撼天 小說百科   撼天 小說百度百科   撼天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撼天by   撼天在線閱讀   撼天小說   撼天筆趣閣   撼天撼天   撼天全文閱讀無彈窗   
          統計代碼
          大波大乳video巨大,欧美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欧美乱强伦xxxxx,国产日产欧美最新